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大汉之帝国再起-第59部分

无平时那些僧人见到的那些居士那般客气。
“施主要见安清大师,请随我来!”虽然心里不忿于面前白衣公那种颇不客气的语气神情,可是那两名僧人还是忍了下去,这段日寺里的香火一落千丈,再这样下去也就离遣散僧众,封闭寺院不久了。
刘宏可不管那带路的两名僧人怎么想,只是看着一路上所见到的寺庙装饰,接着眉头便皱紧了,白马寺是孝和皇帝下令所建,之后各代都有赏赐,因此寺内颇为奢侈,那些佛像全是以金铸为主,各种器皿也极是华贵,让他不由大为恼火,暗道以前的那些皇帝果然都是昏聩,修建这种寺庙不但劳民伤财,还只会吸取民脂民膏,到头来对朝廷则毫无益处。
张鲁跟在天身后,也不由对这白马寺起了恶感,如今道教已成国教,可在雒阳总观内供奉的太一也只是一副巨大的壁画神像,至于其他的女娲,伏羲,西王母则不过是泥塑木雕,哪像这白马寺供奉的全是金铸像,简直就是奢侈无度。
吕布和孙坚他们看着那些在打扫院落的僧人,也是皱紧了眉头,他们对于那些剃了光头的僧人有种莫名的嫌恶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可轻慢,这些人简直就是不孝至极,再加上他们先前从张角处听到的浮屠教规矩,也都是心底里把这个从番邦传来的教派当成了邪教,若不是天没有命令,他们几乎都想直接拆了那些满头是包的怪异神像。
片刻之后,刘宏被带到了安清的居所,白马寺作为浮屠教的祖庭,寺庙里面也是有着一些颇有本事的学者。而安清这位原安息国地太便是其中的佼佼者,天生聪慧的安清在语言上有着齐高无比的天分,他自孝桓皇帝初年来到帝国,只是用了一年不到的时间便学会了汉语,他所翻译的浮屠教典籍不但文辞优美,而且透彻明了,在信奉浮屠教的士大夫里颇有名望。这一次礼部刊行司不准白马寺办浮屠教经义地报纸。后来便是这些士大夫闹到了刘宏那里,才让他注意到白马寺里有着这么一位身份尊贵地原安息国王。
安清人如其名,长相清秀俊雅,皮肤白皙,手里正捧着一卷经典,自从纸张问世以后,他便孜孜不倦地翻译典籍,颇得寺内僧众敬佩。此时他见人引了陌生人进来,不由叹了口气。自从当今天登基后。白马寺的日便一日不如一日,原本可以心无旁骛地翻译典籍的他如今也不得不和那些慕名而来的香客打交道,只为了让他们多捐些香油钱,想到这里,安清不由摇了摇头。“大胆!”看到安清这个白肤胡人在见到天后先是叹气再是摇头,张角等人都是大怒,王越这个侍卫统领更是直接大喝,把那同行的两个僧人给吓坏了,今时不比往日。白马寺如今不像过去有皇帝的照拂。这些看上去来头不小的客人若是闹起事来,他们也没有办法。
“王越。退下!”刘宏挥手阻止住了王越,他面前这位中年僧人,原来可是安息帝国的主,虽然只是当了没有多长时间便舍弃王位来了帝国,可是无疑他和自己一样都是身份尊贵之人。
就在刘宏喝止王越地时候,安清身后大殿内的角落处,已经有两名身形强健地护卫到了他身后,他们曾是安息帝国最负盛名地武士,为了保护安清而跟随安清从安息到了汉国,对他们来说,自己的使命便是保护安清这位他们心中永远的国王。
看到安清身旁两名穿着黑衣的胡人腰里居然挂着刀,王越的脸色变了,他看向了就在身旁的天道,“公?”目光里有征询之意,作为侍卫统领他是绝不容许有陌生人在天近前执刀兵在侧。
“想不到安清先生身边的武士身手不错。”刘宏一眼就看出安清身旁那两名护卫绝非普通角色,当即笑了起来,接着朝安清道,“我和人相处,不习惯有陌生人在我面前佩戴兵刃。”
安清此时已经站了起来,他从小便是安息帝国的王太,之后又曾经当过一段时间国王,自然眼力非同寻常,一眼就看得出面前说话的青年绝对是大人物,那种神态气势即使是他也只曾经在自己地父亲身上见到过。
“安隆,安庆,你们退下!”安清是个天性平和淡泊地人,不然的话也不会舍弃王位,万里迢迢地来中土出家,翻译浮屠教地典籍。
“主人,他们很危险。”被称为安隆和安庆的两名波斯武士一脸紧张地说道,他们用的是波斯话,因此刘宏他们并未听懂,不过王越,吕布他们光是从两人的表情上就看得出他绝不会说什么好话。
“对不起,我的护卫们很固执。”对于宁死也不肯离开自己半步的两名忠实护卫,安清看向了刘宏,声音里有些歉意。
“奉先,带他们出去,记得不要伤了他们。”刘宏看到一旁吕布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不由开口道,从一开始他就和安清处在不对等的位置上,他是这个帝国的主人,所以安清就必须遵守他的规矩。
“是,公!”吕布大步走了出去,朝那两名波斯武士道,“你们是自己走,还是要我动手。”话虽然这样说,可是那语气却是挑衅意味十足。
“公,这样不太好!”看着面前的青年居然直接让手下赶自己的护卫离开,安清皱起了眉头,他虽然性情平和,可是刘宏那种霸道的做法也让他心里有些怒意,“我的两个护卫不是普通人,恐怕会伤到您的人。”
“无妨,若是他们真能做到,我不会怪罪他们,反而会重赏他们。”看着面前的原安息国王并不是没有半点火气,刘宏不由笑了起来,随意地说道,若是帝国日后的第一猛将会给两个波斯武士撂倒,那帝国也不必再谈什么霸业了。
听到刘宏的话,吕布看向那两个波斯武士时目光变得凌厉起来,感受到他那恐怖的气势,那两名波斯武士都是神情一凛,自从来到中土后,他们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过真正的高手了,在他们的记忆里,整个安息能够有如此恐怖气势的高手也就只有几个领兵的大将。
见那两名波斯武士一脸凝重的看着自己却不出手,吕布有些不耐烦地走了过去,他的步一动,立刻便激起了那两名波斯武士的反应,两人同时出手攻向了吕布,若是放他们年青时,他们或许还有自信能单人和这个恐怖的汉人青年一战,但是现在他们已经老了,力气速度都不如以前。
看着一左一右上前的两名波斯武士,吕布倒也直接,挺身直进,拳头如闪电般击出,一拳便破了左边波斯武士的防御,直接擂在了他的胸膛上,将他打翻在地,若非他最后收了七分力,光这一拳就能打到他内伤。
左手格挡住右边波斯武士的攻击,收回右拳的吕布变拳为爪,一把扣住那名波斯武士的右臂,将他摔倒在了地上,只是兔起鹘落的功夫,两名波斯武士便在空手格斗里被他一个照面就收拾掉了。
刘宏看着一脸轻松的吕布,脸上的笑意更浓,果然吕布身上还有潜力可挖,他刚来雒阳时只是精于马战和箭术,现在在童渊和王越的教导下,他的步战和徒手格斗也已经是强悍至极,在他目前所挖掘的武将里,恐怕只有黄忠和孙坚能跟他一战,至于其他人,就只有还是少年的赵云在日后也许能有一战之力,当然还未被他招入军中的典韦和许褚或许也可以,不过现在这两个波斯武士实在不够资格。
安清看着落败的两名护卫,眼中露出了惊讶之色,虽然说他的两名护卫精通的是波斯弯刀术,可是输得这么快也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这时倒在地上回过气的两名波斯武士做出了让安清震惊的举动,他们居然拔刀指向了吕布,虽然他们没有直接袭击吕布,可是对王越等人来说,在天面前居然敢兵刃出鞘,这两个番邦人已经是死人了。
“安清先生,你的护卫太不懂事了,我只是不想被别人打扰我们的谈话而已。”刘宏叹息着说道,现在的他是大汉天,身份尊贵不可冒犯,就算他不想计较,可是王越他们这些武人却绝不会允许那两个波斯武士在他面前拔刀的举动,而他要统御这些骄傲强悍的武将,就必须保持自己的皇者威严。
“奉先,留他们全尸。”刘宏淡淡地开口说道,那两个波斯武士从他们拔刀的那一刻起,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一百十八.原安息国王,当种马吧!
吕布拔出了随身佩带的的帝国军刀,看着那两个波斯武士,就像是对着两具尸体一样。那种近乎藐视一切的神情顿时激怒了两名波斯武士,对视一眼后,两人一左一右,两柄弯刀在殿内带起两道凌厉的半月状刀芒罩向吕布,一刀攻上,一刀取下,无论是角度还是时机都配合得堪称天衣无缝。
刘宏的目光里隐隐透出了几分惊讶,因为这两个波斯武士所用的合击刀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精妙,不过他并不担心,只是这样的程度还是不足以威胁到吕布的。
面对转瞬即逝的两道刀芒,吕布挥动了刀锋,他原本并不擅长步战,可是自从进了细柳营以后,在王越的调教下,一手刀术也是精进若斯,细柳营里也只有孙坚能在刀术上隐隐压过他一线。
“叮!叮!”刺耳的金铁交鸣声响起,吕布竟是后发先至,刀锋荡开那两名波斯武士的弯刀后,后撤一步后,拉出出刀的距离后,手臂挥动间,刀锋撕破空气时发出了嘶嘶的恐怖声音,那闪电般的斩击劈向了两名波斯武士。
一连串的闷响声连环响起,原本抢先进攻的两名波斯武士此时居然反被吕布给逼得不断后退,只能用弯刀格挡那一刀比一刀快的斩击,两人都看得出吕布的刀术并不是走精妙的招式,而是纯粹以力量和速度压制人的霸道刀术,两人自问若是年轻二十岁,必然能联手让这个狂妄的青年败北,可是现在他们却不得不承认这种近乎暴烈的刀术是他们的克星。
一连二十七刀,吕布连进十三步,他天生神力惊人,而且身高臂长,一旦被他先手攻出,对手若是力量不及他,便连半点抵抗之力都没有。只有饮恨当场。
看着取胜只在刹那间的吕布,刘宏看向王越时,露出了几分赞赏之意。吕布用的刀术是王越专门为帝国士兵所创。刀招化繁为简,却偏偏威力惊人,最适合沙场搏杀,那两名波斯武士虽然不俗。可是他们遇到了吕布这个近乎怪物般的存在,也只能算他们命犯煞星。
“哐当!”“哐当!”在吕布连绵不绝的劈斩下,两名波斯武士终于再也禁受不住弯刀上传来的可怕力量,弯刀脱手飞出掉在地上,虎口处鲜血淋漓。
吕布没有顺势砍下两人的脑袋。而是还刀入鞘。空手拧断了两人地脖,按照刘宏的命令留了他们全尸。
安清没有想到吕布居然真地杀了自己的两名侍卫,他看向一脸平静地刘宏,语气里是掩饰不住地慌乱,“你不怕王法吗?”安清在大汉居住了二十多年,虽然平时一直在白马寺内翻译典籍,不履世事,可是也知道当今天最重法度,因此自建宁以后便很少有人敢明目张胆地犯法。
见安清在天面前说王法。王越等人都是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他。那两个死掉的波斯武士居然敢在他们面前向天拔刀,本身已经是罪大恶极。没有株连到他,已经是天的恩典了。
随行地两名僧人,没想到刘宏一行人到了安清大师的译经居所,不是来请教学问,反而是杀了安清大师的护卫,都是吓得脸色煞白。
“安清先生,我想现在我们可以不受打扰地好好地谈一下了。”刘宏没有回答安清的问题,只是随意地开口道,接着让王越他们把两具尸体抬了出去。
“施主!”看到刘宏要和安清大师独处,两名随行的僧人刚想开口阻止,就被杀了两名波斯武士地吕布一瞪,吓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首&发)
看着阖上地两扇殿门,安清恢复了冷静,只是淡然地朝自己面前的刘宏一请,坐了下来,开口问道,“不知公找我究竟有什么事情?”
见安清那么快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刘宏笑了起来,坐下后道,“安清先生不愧曾是安息国的大王,只是我不明白安清先生为何要舍弃王位。”刘宏并不相信安清是真地甘于平淡,一个能漠视跟随自己二十多年忠诚部下性命的人,又岂会是简单人物。
感受着面前青年公那突然间冷冽如刀的目光,安清的心剧烈地跳动了起来,除了死去的父王和大祭祀外,这是第三个看穿他本心的人,想到这里他放在桌案下地手背上青筋剧烈地跳动起来。
“公究竟是什么人?”压抑住心里地不安和躁动,安清没有回答刘宏的提问,只是沉声问道。
“看起来安清先生果然不是如传言中那样甘愿让出王位地。”看到安清眼中一闪而过的烈芒,刘宏摇头道,他本来来见这个来大汉的原安息国王,便是因为安清的身份可以利用,不过现在看来,安清并不是甘于受到利用的人,让他不得不修改原来的计划。
看着面色一变的安清,刘宏站了起来,俯视着有些诧异的安清道,“我要杀你,就如踩死一只蚂蚁,所以不要给我杀你的理由。”说完,转身离去。
看着面前的背景,安清的后背被冷汗打得湿透,抓着衣襟的手抖得厉害,他刚才的确对这位青年公起了杀机,可是现在他才知道,如果自己出手的话,死的那个人绝对是自己。
随着大殿的门打开,刘宏回头朝面色有些发白的安清道,“对了,不要再翻译那些浮屠教的典籍,我很不喜欢浮屠教。”
“公?”看着走出的天,王越等人迎了上去,他们没想到天那么快就出来了。
“何人敢在寺内行凶!”就在这时,安清所在居所的院落外,传来了人声,刘宏抬头看去,原来是几个来寺内找僧人谈论浮屠教经义的名士。
等走到院落里时,看着王越等一群穿着武士常服的大汉,那几个被僧人带来的名士一下没了声音,他们一眼就看得出眼前这群人绝不是什么善主,尤其是他们腰里佩戴的虎头黑鞘长刀,是军中才有的。这一下就让他们打起了退鼓。
刘宏不屑和这些人计较,只是看向王越道,“召童渊他们过来。给朕封了白马寺。”
就在刘宏吩咐王越的时候。那几个名士里有人认出了张角这个原太平道的大贤良师,以为是他来找白马寺和浮屠教的晦气,不由都是议论起来。
得到天之命地王越,从腰间解下了太研院里帝国方士精炼的传讯烟花后点燃。随着一声啸响,天空里出现了苍龙图形,醒目至极。
白马寺外五里处的雪地里,驻停地羽林第一军团第一旅地士兵们立刻翻身上马,打着鲜艳如血的帝国军旗。驰向了远处的白马寺。刘宏虽然不喜欢出行时像以前的天那样大张旗鼓。铺张浪费,可是随行地护卫兵力却是必带的,只不过不是直接跟着自己,而是藏在暗处不远的地方,以骑兵的速度,也就是几分钟的路程而已。=--首-发=
空中突现地苍龙图形,让白马寺内地僧人和来上香的香客们都是惊愕莫名,不少人更是直接跪倒在地上,磕起头来。
所有人中最为震撼的便是那几个名士。他们是听说有人在安清大师的译经居所杀人。才急忙地赶来,可是哪里想到却看到了这么一幕神异的景象。
随着传讯烟花放出。王越等人都是扯去了身上的武士袍服,露出了清一色的黑色军服,肩章上的三爪龙徽看得那些名士直接傻了眼,他们不懂烟花是什么东西,可是这些肩章上的三爪龙徽他们却非常明白意味着什么。
安清也走出了居所,他看着面前穿着黑色军服地王越等人,不由看向了刘宏,这时王越已经朝他和那些名士大喝了起来,“大胆!”
听到面前地白衣青年竟然是天,安清和那些名士都是脸色变得苍白一片,连忙跪倒在地上,叩头参拜。
“都起来!”刘宏挥手道,他表露身份,便是打算直接对安清来硬的,不管如何安息王室地血统是他必须取得的。
安清站了起来,看着面前不过弱冠的刘宏,此时才明白那句“我要杀你,就如踩死一只蚂蚁!”一点都不假,自己的护卫居然敢在大汉天面前拔刀,简直就是自寻死路,想到这里,安清心里复杂了起来,他不知道这位大汉天找到自己是为了什么事情,但想来绝不会是什么好事,可是这也是他的一个机会。
只是片刻间,赶到的羽林第一军团第一旅已经闯进山门,控制住了白马寺,这时那些寺庙里的香客才知道天就在寺内,联想到刚才天上那条伴随雷声出现的苍龙,都是连忙跪在地上,神情诚惶诚恐。
白马寺的主持匆匆忙忙地赶来,可是还未等他靠近院落,就被帝国士兵们拦住了,对于院落外的马蚤动,刘宏并不在意,那些贵霜的浮屠教学者带来的不过是建筑风格以及文艺,真正实用性的东西几乎没有,因此他毫不在意现在就毁掉这个没有丝毫价值可以榨取的教派。
“张角,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刘宏朝一直在旁侧立的张角吩咐道,这将是张角最后一次在雒阳处理宗教事务,很快这位有些偏执狂的狂信徒将被他派往西域传教,在帝国军队完成彻底征服西域的准备前,经济文化宗教方面要首先展开攻势。
“安清,跟朕走!”刘宏看了眼在边上默然不语的安清,开口说道,接着在王越等人的护卫下,离开了白马寺。
原本来白马寺的香客们以为天驾临是件好事情,可是当张角向他们宣布浮屠教为邪教,天下令封闭白马寺时,这些本就信仰不怎么坚定的香客们立刻和浮屠教脱离了干系,至于那些僧人和名士,在张角冠冕皇的说辞下,也都是哑口无言,至少浮屠教的教义的确是有悖千百年来的传统,且不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剃了头发是大不孝,更重要的是浮屠教叫人出家,正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光这一条做些文章,就能让浮屠教在大汉彻底完蛋。以前白马寺和浮屠教能存在是因为当年的孝和皇帝信佛。可是现在新天摆明是要灭浮屠教,以他们那点可怜的根基根本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只能认命。
浮屠教被禁之后,白马寺很快就改头换面成了道教的道观。倒也省了重建地麻烦,至于那些佛像则被融化,重新铸成了官钱,帝国新添的有关道教的律法里明确规定神像不得使用金银等贵金属铸造,至于其他外国教派则休想在帝国生存。进入大汉地外国人。只能相信帝国地道教,对刘宏来说,他不反对和外国进行经贸和技术上的交流,但是宗教是绝不能容许的,在眼下的这种时代,宗教比什么武器都可怕,至少在原本地历史轨迹里,外来的宗教给中国带来了不少麻烦,西北边疆的不稳定很大程度上和宗教有关。宗教本身就代表着文化。而当这种文化和主体民族的文化格格不入时,必然会造成各种问题。
浮屠教的被禁。在帝国地舆论界倒也掀起了一场争辩,不过为浮屠教辩护地人可以说是寥寥无几,先不说浮屠教的教义本身有悖于帝国人们的传统,光是当年孝和皇帝劳民伤财建白马寺就让不少士大夫对浮屠教没有好感,再加上现在整个帝国的报纸刊物都掌握在朝廷手里,几乎帝国百姓能看到的报纸上都是一面倒地对浮屠教进行口诛笔伐,对于帝国高层的官僚精英们来说,帝国的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根本不需要外来的文化掺和,若是传入一些实用的技术倒还有些价值,那些外国地宗教文化不适合帝国,只会让帝国陷入混乱。
在刘宏心目中,一个强大地帝国必然是保守的,中国便是因为在五胡乱华以后没有守住中华道统,儒家里地一些消极思想和佛教结合,再加上唐朝愚蠢的开放政策,原本受到打压的胡人在唐朝的资助下崛起,直接导致了中国之后的灾难,而唐朝,也仅仅只是在高宗后期到武则天称帝的前期,国势达到鼎盛,至于天可汗李世民,也只是靠篡改史而名垂千古,唐朝那只是昙花一现般的强盛和强汉根本没法相比。(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多查些唐朝和李世民的资料。)被勒令居住于皇宫的安清根本不知道大汉天究竟打什么主意,他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这位大汉天似乎没有恶意,不但没有为难他,反倒是好吃好喝地供着他,而且而给他安排了数名美貌的女,饶是他禁欲多年,最后也失陷在了温柔乡里。
安清每日的起居都在刘宏派出的密探监视下,尤其是他和那十余名宫女的房事更是被完整地记录下来,同时还有他每日的饮食等等。
建章宫里,刘宏看着坐在一侧的华佗道,“你的药方到底管不管用?”刘宏之所以把安清带回皇宫,在他的食物里放催|情和壮阳的药物,为的就是让他能早日有嗣出生。
“陛下不必急,臣能保证那方药剂绝对有效。”华佗并不知道天让他开的那药的具体用途,还以为是天自己所用,因此说话时颇为小声。
看到华佗那样,刘宏不由皱了皱眉道,“别想歪了,朕还不需要用你那药。”不过话说出口之后,又觉得自己好像失态了。
“是,陛下龙精虎猛,自然是不需要臣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xiaoshuo99.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