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大汉之帝国再起-第34部分

有几分相像的袁术,然后道,“你退下!”
袁术离开了,可是他的心里却像是燃着大火,他想去幽州,去鲜卑,去宇文部。找到他的兄长,亲眼确认他没有叛国投敌,一切都只是鲜卑人的谣言。
雒阳城内,袁逢的府邸,袁隗看着仿佛一夜间似乎苍老了十岁的兄长,心中也是难过,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袁绍去了幽州。竟会发生这种事。
“次阴。我走以后,公路就拜托你了。”虽然长子袁绍早就离开了袁家。可是这种血亲关系又岂是几句话能说断地,在天下人眼中,袁绍依然是汝南袁家的子弟,是他袁逢的长子,养不教,父之过。他这个做父亲的难逃悠悠众口。
“兄长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公路的。”袁隗答应道,这一次兄长自请辞官,天子没有责难,已经是对袁家天大的宽宥了,若是换了孝武皇帝时候,恐怕兄长一家早已下狱,等候处决了。
袁逢看着被天子留用的兄弟,叹了口气,袁家怕是要衰败了,他袁家之所以能成为汝南的名门,靠得是从曾祖袁安起家族三代累积的名望,如今怕是毁于一旦了。
数日后,启程返回汝南老家地袁逢当着前来相送的熟人之面,自言断绝与袁绍的父子关系,然后登车离去。
而袁绍的生母周氏,则在雒阳的宅院里,忧思成疾,若非天子派了医官和宫人看护,也早就命丧黄泉。
雒阳发生的种种一切,远在数千里之外的袁绍并不知道,已经伤愈地他现在心里想着地就是如何杀了檀石槐这鲜卑大王,鲜卑今日的强盛可以说是全由这个雄才大略地领袖一手促成,他将原本松散的鲜卑各部打造成了一个严密的军事同盟,彻底取代了北匈奴,同时压迫南匈奴和乌丸,让鲜卑成了新的草原霸主。
“本初,你在想些什么?”看着似乎若有所思的袁绍,一旁的宇文莫槐问道,对于这个很快将成为自己女婿的汉人青年,他心中充满得意,高门出身,文武双全,有此人,他宇文部的壮大指日可待。
“我在想宇文部坐拥部众十万,又何必屈居于人下。”袁绍看着面前不过三十余岁的宇文莫槐,淡定地说道。
“本初这是在挑拨我和大王之间的关系吗?”宇文莫槐看着面前眼神里透着野心的袁绍,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他何尝没有取代檀石槐的野心,只是檀石槐一代人杰,即使他自视甚高,可心中也明白与檀石槐的差距。
袁绍没有回答,只是一笑后道,“檀石槐有容人之量,可他的儿子未必有,如今鲜卑虽称为国,也不过是各部会盟,共尊檀石槐为主,宇文大人应该记得我昨天给您讲过的周文王故事!”
袁绍一日未娶宇文莫槐的女儿,一日便是他座上的客卿,言语也不必太客气,若是转变太快的话,也只会惹人生出疑窦。
对于袁绍别有深意的话,宇文莫槐目光里闪过了几分阴霾,他的确自认不如檀石槐,可是檀石槐如今已经五十多,这几年他刻意培养自己的儿子和连,让他统率高柳王庭的精锐骑兵,其用意也是昭然若揭。
想到袁绍跟自己说过的周文王故事,宇文莫槐忽地笑了起来,他原来的那些汉人谋士以前都跟他说周文王是何等的贤人,只有他却告诉自己周文王是大J若忠。
“只怕大王的儿子不是武王。”宇文莫槐朝袁绍道,脸上的笑意分明能看出几分不屑和冷意。
“宇文大人,您别忘了,现在我们都在高柳。”袁绍看着宇文莫槐,淡淡说了一句,檀石槐虽然没有统一各部,可是却在弹汗山建了王庭,鲜卑三大部的各家大人每年过冬时候都要来此。
“也许现在是召集各位商讨各部的事宜,可难保哪一天…”说到这里,袁绍朝脸色已经很难看的宇文莫槐露出了同情的笑意。
“铿!”宇文莫槐腰间的刀已出鞘,搁在了袁绍的脖子上,“你若再敢胡言,我便杀了你。”
看着近在咫尺的刀锋,袁绍轻蔑地笑了笑,“我是不是胡言,宇文大人心里明白。”
“哼!”宇文莫槐冷声间,收回了刀锋,还刀入鞘后朝袁绍道,“这话少在外人面前讲。”
“这个我自然省得,如今我已是大汉人人得而诛之的叛徒,一身功业全都在宇文大人身上。”看着收刀的宇文莫槐,袁绍脸上露出了一丝苦容,语气也颇多凄怆之意。
宇文莫槐知道面前的袁绍,还在为自己放那几名汉军士兵回去而怨恨他,不过他也不放在心上,如今袁绍没有退路,他迟早会甘心为自己效力的。
看着离去的宇文莫槐,袁绍皱了皱眉,这个狡诈如狐的鲜卑人,并不好骗。
八十四.离间计
弹汗山下,高柳庭,鲜卑王帐内,五十三岁的檀石槐坐在火盆边上,一边烤着火,一边听着身旁的汉人谋士给他说,他虽会说汉话,也认得汉字,可是仍旧看不懂那些汉。
“崔先生,那个袁绍你见过了没有?”檀石槐音容雄壮,虽已年过五十,可是却仍然能力搏虎狼,为各部以悍勇诸称的大人所畏服。
“见过了。”放下手里的竹简,被檀石槐视为心腹谋士的崔先生沉声答道,他本是清河崔氏的远支子弟,后来在边地当小吏时被鲜卑人掳走,若非当时檀石槐经过那个掳他的部落,用五头羊换了他,他早就死于皮鞭之下。
“此人如何?”见崔先生居然放下了竹简,檀石槐有了几分兴致,以往只有遇到大事时,才能让这个智计出众的谋士放下手里的竹简。
“文武双全,人中之龙。”崔先生想到见过一面的袁绍,说出了自己的评语,“大王若要成就霸业,此人便是最好的臂助,万不可让他留于宇文部。”
“怎么说?”檀石槐的目光锐利起来,看着崔先生问道,他此生最大的志向便是希望能一统鲜卑,重现当年匈奴单于冒顿的武功。
“宇文莫槐其志不小,若得袁绍相助,无异于如虎添翼,大王在,自然无虞。”崔先生说到此处,眉头也皱紧了起来,鲜卑有今日之势,全靠檀石槐一人之力。
“岂止是宇文莫槐,慕容平,柯最,弥加他们哪一个又是易于之辈。”檀石槐叹了口气,他将整个鲜卑分成三大部,各部置大人。也是无奈之举。
“若是大王不能招揽袁绍的话,还是杀之以除后患。”崔先生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宇文氏是鲜卑东部的大族,其众十余万,和中部的慕容氏最有可能在檀石槐死后问鼎高柳。
“若将此事交给你,有几成把握?”檀石槐看向了对袁绍极为推崇的崔先生。开口询问道。
“六成。”崔先生答道,接着拿起了被自己放下的竹简后踱步道,“当日宇文氏三百子弟,死伤惨重,若非宇文莫槐爱惜其才。恐怕他早已被杀。”
“宇文氏是容不下他的。”崔先生停下步子,敲打着手中地竹简,“如今唯一可虑的便是宇文莫槐要招其为婿,大王若不愿杀袁绍,就非得阻止这件婚事不可。”
“如何阻止?”檀石槐也是个爱才之人,若非如此,他也难有今日的地位权势,崔先生一席话,已经让他对袁绍志在必得。
“大王的女儿才貌不比宇文莫槐的女儿差,就看大王愿不愿意了!”崔先生笑了起来。他知道檀石槐是绝对舍得用女儿来换取一个能助自己成就霸业的人才地。
“连珠她今年也十四了,是该给她找个好人家了。”檀石槐口中的连珠正是他的幼女,平时也最得他宠爱,才貌也是冠绝高柳。
“大王还是与那袁绍见上一面,再做决定不迟。”崔先生在一旁道,为谨慎起见,还是让檀石槐亲自见一下比较妥当。
“那就依你所言。”檀石槐摆手道,然后让崔先生离开了;斑驳的灯火中,他脸上露出了几分笑意。他倒要看看这个袁绍是不是当得起崔先生那文武双全,人中之龙!之语。
三天后,袁绍得到了檀石槐的召见。夜晚当他回来时,发觉宇文莫槐坐在他地帐中,长刀横亘在腿上,脸上的表情阴沉。
“大王找你做什么?”看着掀帐而入的袁绍,宇文莫槐目光里露出了几分杀意。
“随便谈了些,言语中颇多拉拢之意。”袁绍迎着宇文莫槐阴霾的眼神,坐在了他的对面。“宇文大人,你应该记得,若没有我,你早就成了莫先生的药下之鬼了。”
宇文莫槐的眼角跳了跳,的确当日若不是袁绍,恐怕他早已被莫先生毒死了,想到那个留在宇文氏二十多年。只为了报仇的男人。他心里有些寒意。“你虽然救了我一次,可是也难保你不会害我。”宇文莫槐在鲜卑向以狡诈多智而著称。对于可能危害到自己的人,他从不会心慈手软,哪怕是眼前将成为自己女婿地袁绍。
“我早已说过,我一身的功业全都在宇文大人身上。”袁绍依旧是不冷不淡地说道,“檀石槐已垂垂老矣,他的儿子器量狭小,我还不至于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看着面前侃侃而道的袁绍,宇文莫槐放下了心里的怀疑道,“本初莫怪我多心。”说着替袁绍倒了一杯酒,当年檀石槐之所以能力压各部,还不是因为他能重用汉人,又招揽到了崔王等智士,只不过他儿子和连是个莽夫。
“我还是那句话,宇文大人要早做准备的好。”看着替自己倒酒的宇文莫槐,袁绍沉声道。
“此事以后再说。”宇文莫槐心中记下了袁绍的话,事实上他一直也在防着檀石槐,每年冬天,他来高柳王庭,都是带着宇文氏地精锐,其他各部的大人也是一般无二,檀石槐若想要对付他们,也得考虑掂量一下后果。
接下来数日之内,袁绍被檀石槐召见了数次,他的见识风度都让檀石槐很满意,对檀石槐而言,袁绍用汉人的话来说,是国士之才,他绝不能让宇文氏得到这么一个人才。
半个月里,袁绍在高柳渐渐名声鹊起,这时宇文莫槐也察觉到了檀石槐的动作,“可恶!”帐篷内,宇文莫槐狠狠地咒骂着,他没想到檀石槐居然让袁绍搬了出去,另外派了士兵,美其名曰保护,实际却是要断绝他和袁绍的联系。
“阿爹,那袁绍杀了我们那么多勇士…”宇文莫槐的长子刚开口说了半句话,就被宇文莫槐喝断了。
“你懂什么,给我闭嘴。”宇文莫槐看着和檀石槐的儿子不遑多让的长子,一脸地怒其不争,这些人真以为靠着勇敢就能打天下了,檀石槐年青时勇冠各部,可最后成事,靠得还不是那些汉人的读人。
“大人,大王请您去赴宴。”帐外,宇文莫槐亲兵的声音响了起来,让正在训斥儿子的宇文莫槐停了下来,朝长子瞪了一眼后领着他一起出了大帐。
王帐内,檀石槐坐在上首,看着到齐的各部大人,对坐在他一旁下首的袁绍都是露出了惊异之色,脸上露出了几分笑意,然后宣布了他打算将女儿嫁给袁绍。
听到檀石槐的决定,坐在席间地宇文莫槐饶是一向深沉,也差点忍不住心里怒火,和他交好地各部谁不知道袁绍是他的准女婿,俗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檀石槐此举根本是在削他地面子。
宇文莫槐看着坐在王座里的檀石槐,压抑住了自己的情绪,现在他只有忍住,难道他还要替女儿出头,和檀石槐抢女婿,给别人看笑话不成。
宇文莫槐没有吭声,不代表其他人不会出头,各部大人谁都想让自己的儿子娶了檀石槐这个最小的女儿,如今檀石槐放着他们的儿子不选,却挑了一个被俘的汉人青年,这到底算是什么意思。
“大王,这个汉狗配取连珠公主吗?”鲜卑西大部里,素来以豪勇著称的燕荔阳起身道,说罢按刀怒视着坐在檀石槐下首的袁绍,他进来时便已心中不爽。
“燕荔阳,不得无礼。”看到腾地起身的袁绍,檀石槐皱了皱眉,朝燕荔阳喝道。
“大王,若是真要将连珠公主嫁与此人,也得让众人心服才行。”燕荔阳身旁,柯最按住了这个莽夫,看了一眼席间不声不响的宇文莫槐后朝檀石槐道。
“你说得也不无道理,既然如此,那么明日便会猎弹汗山,到时候谁最武勇,我便将连珠嫁给他。”檀石槐看了一眼席间各自不忿的三部大人后沉吟道。
这一顿宴会,沉闷无比,檀石槐没有想到各部会如此反对这桩婚事,他心里明白,这些人都是想让自己的儿子娶了连珠这个最受他宠爱的小女儿,跟他联姻以壮声威。袁绍也没有想到檀石槐为了拉拢自己,竟肯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倒是让他始料未及,这几日虽然他一直都能见到檀石槐,可是檀石槐身边护卫极严,他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
宴会结束后,宇文莫槐离开时,趁人不注意找到了袁绍,刚想开口质问他为什么会出此变故时,却只见袁绍压低声音朝他道,“明日小心。”然后便迅速离开了,让他脸色猛地变了变,看着袁绍的背影,目光变得凝重起来。
八十五.大难不死
翌日,弹汗山脚下,此时风雪已经停了,天也亮堂了起来,对于草原的贵族来说,这样的天气最适合冬季狩猎,不过也最考较功夫。
被袁绍的话惊扰了一夜的宇文莫槐最后还是将本部的精锐子弟都带在了身边,他虽不完全信袁绍的话,可是也不能不防,檀石槐本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人,当年被他诓骗所杀的部落首领不少,只是这十几年他势大才做出了一副豁达大度的样子出来。
升起的日头下,檀石槐带着女儿连珠在一众精锐的护卫下出现在了各部大人的视线中,而袁绍赫然也在队伍中,他穿了一身胡服,手里拿着一张三石大弓。
“开始!”在檀石槐的命令声里,狩猎开始了,按奈不住的各部大人子侄都是率先策马而出,奔向不远处的弹汗山,谁都想获取更多的猎物,以迎娶连珠公主。
“本初,你不怕落于人后吗?”看到袁绍并没有策马而出,而是在一旁淡然地看着那些追逐的各部健儿,檀石槐皱了皱眉问道,今日他早已替袁绍暗中安排了一切,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无动于衷地待在原地,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
“这些人猎取的不过是些小物。”袁绍答道,接着搭箭引弓,却是让檀石槐身边的亲卫目光一凛,不过当他将弓箭指向天际掠过的黑影时,这些人都是嗤笑起来,这个汉人以为他是谁,在冬天的大风里引弓射雕,真是自不量力。
檀石槐一旁的各部大人,如燕荔阳,柯最等人更是直接大笑起来,就连檀石槐也觉得袁绍过于狂妄了,可是就在这刹那间。驻马引弓的袁绍猛地转向,指向檀石槐松开了弓弦。
所有的人看着这突然发生的一幕,脑子里一片空白,耳畔似乎只有那轻啸的弓弦声,电光火石间,檀石槐身旁的两名亲卫大吼着挡在他身前。可是他们还是慢了一步。
檀石槐根本没有想到一直没有异状地袁绍敢在万军中对他突下杀手,仓猝之下,他只能拉过身旁的女儿挡在身前,三石大弓近距离射出的箭矢贯穿了少女的身体,带着巨大的力量射入了檀石槐的身体。
看着视线中美丽地少女和檀石槐一起落马。袁绍英俊的脸上充满了冷酷,这段日子以来他一直都在拼命地压抑着自己,今天他终于得到了自己所想要的回报。
嘶吼声连番响了起来,檀石槐身旁的亲卫杀向了拔刀的袁绍,这时袁绍却朝惊愕莫名地宇文莫槐高喊了起来,“宇文大人,此时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听到袁绍的高喊声,柯最等人都是看向了带齐了本家子弟和精锐的宇文莫槐,目光里露出的神情让宇文莫槐百口莫辩。
“杀!”宇文莫槐也是心性狠辣之辈。他知道自己现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此时唯一的生路就是在高柳军调集之前,杀回宇文部。
袁绍策马奔向了宇文莫槐,身后跟着一群红了眼的檀石槐亲卫,此时其余各部大人也是心思不一,眼下檀石槐生死不明,大多数人都存了观望之意,只有燕荔阳等少数几人领着本部人马杀向了宇文氏。
宇文莫槐挥刀领着身旁本部子弟杀出了重围,一路上往着自己的老巢狂命奔去。他此时心里恨死了陷害他的袁绍,可是刚才乱军之中,也不知道袁绍是死是活。
随着檀石槐的遇刺,整个高柳乱了套,各部的大人都是纷纷带着自己地人马回了各自的领地,在确认檀石槐的生死之前,他们不能留在高柳这个险地,谁知道檀石槐那脾气暴躁的儿子会不会迁怒于他们。
檀石槐的命很大,靠着拿女儿做挡箭牌。他幸运地逃过一死,当时的箭头只要再深入半分,便是扁鹊再世,也是回天乏术。
在檀石槐昏迷的三天时间里,他的长子和连将劝说父亲招揽袁绍的崔先生直接斩杀,可怜了这个为檀石槐殚心竭虑地谋士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了暴怒的和连手中。
当檀石槐醒过来时,他的儿子几乎将整个高柳的汉人杀了一半。让檀石槐气得吐血不止。“你…”对着一脸倔强,犹自不肯认错的儿子。檀石槐已经说不出话来,鲜卑能有今天,全靠那些掳来的汉人,尤其是高柳的汉人,大多都是工匠,医生,读人,是他多年来苦心积累的心血。
檀石槐几乎是强撑着解除了儿子的兵权,将高柳交给了自己地心腹,让他们安抚那些还活着的汉人。至于对逃走的宇文莫槐,他没有一点动作,甚至派人召回了儿子派出的军队,他太了解宇文莫槐,这个人虽有城府,狡诈多智,可是也太过谨慎,只要他镇之以静,他疑惑之下,必然不敢轻举妄动,现在他最怕的就是宇文莫槐倾举族之兵来攻,如今高柳人心惶惶,其余各部也居心叵测,若是有人呼应,他一生的雄图霸业就将毁于一旦。
雪地里,当袁绍醒过来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只知道自己地双腿麻木得厉害,看着压住自己双腿地马匹,他知道自己要死在这里了。
想到自己射向檀石槐的一箭,袁绍觉得自己就算死了也值得了,这一箭就算杀不了他,也至少能要他半条命,再加上宇文莫槐,鲜卑这几年里是休想犯边了,这样帝国就有更多地时间来准备这场战争,想到这里,袁绍脸上露出了笑意。冰冷渐渐侵袭着袁绍,前所未有的疲倦袭上心头,让他闭上了眼,就在他快要熟睡的时候,远处出现了一支百多人的车马队伍。
刘睿牵着马,跟着身旁的胡人汉子在雪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这三个月里,他装成哑巴在这支部落里跟着他们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
草原上,小部落没有固定的过冬牧场,即使侥幸找到一处能过冬的地方,也是提心吊胆,一旦遇到比他们强大的部落,若是能容下两个部落,那么他们还可以作为附庸活下来,若是不能,他们要么自己离开,要么被对方杀死。
弱肉强食就是草原唯一的法则,在这种残酷的环境里,每一个部落都充满了卑怯和残忍的两面性,遇到比自己强大的部落则卑躬屈膝,面对比自己弱小的部落则凶狠无情。
三个月的生活让刘睿深刻的认识到,草原上游牧的胡人对于农耕的帝国是怎样凶恶的敌人,两者之间绝不可能有共存的可能,帝国强盛时谦恭臣服,帝国衰弱时獠牙毕露,这是一条难以改变的铁律。
前方有人呼喊了起来,刘睿放眼看去,只见雪地里倒毙着数骑人马,此时他已能听得懂些这个部落胡人说的话,那些胡人正在招呼着要剥下那些死人身上的铁甲,对缺铁的草原来说,铁制品是一种奢侈品,尤其是对这些小部落。
刘睿也加入到了剥取尸体上铁甲的行列中,当看到袁绍时,他愣住了,但他很快探了探袁绍的口鼻,发现还有一点热气在,连忙比划着让人来救人,对于这些小部落来说,每一个男人都是宝贵的。
部落的胡人们七手八脚地搬开了压在袁绍身上的马匹,将他抬上了一旁的大车,交给部落里的老弱照看,接着收拢了那些被袁绍斩杀的五名骑士身上的铁甲和兵器,同时将几匹倒闭的马匹肢解后,扔上了大车,他们刚刚被赶出一处可以过冬的草场,没想到那么快就发了一笔横财,有了这些铁甲兵器,他们不必太担心部落里的牛羊给冻死,开春后,他们可以用这些东西从其他部落换取牛羊马匹以及奴隶。
夜幕降临,在临时扎下的营地里,刘睿一直守着袁绍,这三个月里他和外界的消息隔绝,只是在这支部落里干着各种粗重的杂活,那种一个人的孤独感觉快把他逼疯了。
袁绍再次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木桶里,两条腿挂在桶沿,浑身就像是在火油里一样,看到他醒来,刘睿眼里露出了几分喜意,他将一旁水瓢里的清水放到了袁绍唇边,压低了声音道,“你的腿被压得太久,多喝些水,不然的话到时一旦肿起来,会抽干你的血。”
喝下水,看着面前脏乱不堪的刘睿,袁绍过了好一会儿才认出他来,不过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朝他点头示意自己认出了他。
整整一个晚上,刘睿都守在袁绍身边没有合眼,这三个月里他从这个部落里学到了不少日后对帝队进入草原有用的东西,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xiaoshuo99.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