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大汉之帝国再起-第137部分

以为做得隐晦。实际上却根本瞒不过他们。从天子派他们执行这个任务开始。各方面他们早就考虑全了。如何会让这种隐患存在。现在乌孙王下令不顾伤亡地猛攻。也正好让他们趁机除去些不安分地角色。
当戏志才地目光落向在前营不断调兵指挥地高览时。嘴角浮起了一抹冷笑。那个第一个成为千夫长地人看上去很快就会死了。因为他被调往地方向是战斗最惨烈地地方。而高览在接下来地时间里。绝不会给他调派援兵地。如果他后撤。同样要面对军法处置。
漫天地血光在彤山大营前飞溅
坚固的营地工事,西进军团始终都只是和数量相当的T只不过他们面对的那些乌孙士兵总是死了一批又上来一批,就像是大海里翻滚的浪潮一样,永远没有停歇。
从乌孙王下令进攻开始,战斗已经整整持续了两个时辰,高览始终就凭着手里的五千人在前营抵挡着两万乌孙前锋军的轮番猛攻,虽然杀敌已近两千,可他的损失也不少,超过八百人阵亡,不过其中有近半是被他故意派去送死的,只是从表面上看他们都是英勇战死的,绝对看不出任何毛病来。
最终,乌孙王还是下达了撤兵的命令,这并非他可怜那些前锋军,只是暗下来的天色已经不适合再战,接到撤退命令的乌孙前锋军如逢大赦,若非有乌孙王的亲军压阵,恐怕他们的撤退就会变成逃跑。
“真是群没用的东西。”看着不管那些受伤倒在战场上的同伴而去的乌孙人,帝的军官们低骂着,不过他们对于那些受伤还未死亡的乌孙残兵没有一点同情,只是下令让部下的士兵们补刀,“全部杀死,一个活口都不要。”
似乎被血染红的夕阳下,西进军团的士兵们在战场上一面救治还活着的同伴,一面对那些还留着口气的乌孙士兵补刀,直到一片死寂为止。
对于近千人的阵亡数字,董卓丝毫不觉得心痛,乌孙人的进攻他已经见识过了,头天就攻得这么猛,可最后却是无功而回,只怕他们接下来几天也就这个德性了。
若是没有吕布和飞熊军的话,西进军团面对乌孙人的消耗战,肯定会寻求主动,毕竟比起兵力来,他们吃了很大的亏,但是现在不过是拖着乌孙人而已,他们并不介意这么打。
第二天,乌孙王再次下令进攻,他已经铁了心要把两万前锋军都拼光,如今他麾下的大军里,只有这两万从被那些入侵的蛮子手里逃回来的牧民组成的军队没有势力,他便是把他们全部押上战场去送死,其他各部的头领也不会有什么话说,他不相信这两万人全部拼光了,那些蛮子依然能生龙活虎的打下去。
“给我杀。”华雄嚎叫着,作为西进军团里最好战的猛将,他也是那些游牧士兵最崇拜的将领之一,至少每次作战他都是冲在最前面,而他的武力也让他横扫所有的对手,比起不怎么轻易出手的张绣等人来,他是当之无愧的西进军团头号战将。
“那些乌孙人疯了。”看着被驱赶着进攻,和野兽没什么两样的乌孙前锋军士兵,张绣摇头道,他从未见过像乌孙王这样残暴的统领,就在刚才他一口气下令杀了后退的一千逃兵,让手下的亲卫骑兵活活用马蹄将这些人踩成了肉酱。
“这场仗恐怕比我们预想得要难打一点。
”戏志才在一旁道,乌孙王的举动至少证明了他的战斗决心,他是想要不惜一切代价击溃他们,看起来他也意识到如果不能尽快收拾他们这些外来,他这个乌孙王也就当到头了。
“再过三五天,吕布就到了,乌孙王就是全军压上,我们也撑得住,无所谓难打不难打,只是人死得多点而已。”张绣的声音冷漠,他本就是和董卓一样的人物,更何况他对那些游牧士兵也没什么感情,有感情的只是那些负责训练的基层帝军官和士兵而已。
“以吕布的行事作风,恐怕他会早来几日。”戏志才看向张绣道,“到时候他不会急着出手,而是会选择最好的时机,到时候我们也许要多撑几天也说不定。”
“他是那种人吗?”张绣皱了皱眉头,有着战神之称的吕布应该不是如戏志才所言那般才对。
“吕布虽然号称战神,每战必身先士卒,斩将夺旗,嗜战如命,可他不是傻子。他既已答应将军功大半让给我们,便会那样做。”戏志才看着伤亡不断增大的前营,声音平静,“他是战神,战神是不可以失败的,所以他追求的只是胜利而已。”
“战神是不能失败的吗?”张绣听着戏志才的话语,不由笑了起来,如果有机会,他也想成为和吕布一样的人。
“因为失败了,就不再是战神。”戏志才自语了起来,他已经猜到了吕布接下来的行动,不过他却找不出理由去怪他,因为从一开始,西进军团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绝不能太过强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Www.Paoshu8。,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 !
两百五十三.进攻
烈的攻防战已经持续了七天,乌孙的两万前锋军几乎)t尽,但乌孙王始终没有得到想要的胜利,虽然战况从第三天开始,胜利似乎唾手可得,但是那些蛮子总是在最后关头挺了下来,始终牢牢地守着他们的大营。
夜色下,站在哨塔上的董卓眺望着南方,他知道吕布已经到了,现在就在那黑暗的草原某处,等待着机会,只要帝旗出现在战场上,那些乌孙人就像待宰的猪狗一样等死了。
“我们已经折损多少人了?”董卓忽地回头看向了身后的戏志才,这七天乌孙人一直都在猛攻,但他们始终都没有动用徐荣手下的骑兵进行防御或牵制,只是靠高览和华雄用剩下的部队全力防御。
“阵亡已经超过五千,还能战的只有四千人,最多撑过明天。”戏志才回答得很轻松,因为他已算准吕布明天一定会出现在战场上,虽然是每战冲在最前的战神,但吕布绝不是莽夫,他恐怕已经计划好了。
“你说乌孙人败亡以后,咱们该怎么处置他们?”董卓的眼神犀利,看着戏志才的目光有些犀利,但更多的却是嗜血。
“如今西域虽然有大批人口迁入,但是目前无力有太多人迁到乌孙这块地方,而我们也要继续西进,若是一下子容纳太多乌孙人恐怕会破坏队伍的安定。”戏志才的声音平静,可是偏偏透着一股子深入骨髓的冷酷。
“你的意思是杀了。”薰卓眯起了眼睛,他早就知道这个天子安排的参谋长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现在看起来果然如此,不过他却很喜欢这样的参谋长,至少和他的脾性。
“乌孙大约三十多万男丁,如今他们的青壮都集中在这里,被吕布和徐荣一番冲杀,我估计最后剩下的不到十万人,不过这些俘虏我们不必杀掉,全部送到西域去当奴隶,那些剩下的老弱男丁才是我们的主要目标。”戏志才做了一个杀的手势,集体屠杀并不是什么好手段,他更喜欢逐一的扫荡,让那些乌孙人悄然消失。
“你比我更狠。”薰卓也不由佩服这个看上去瘦弱的参谋长,谁想得到他竟然比他更冷酷,直接就把那些乌孙各地的老弱划上了死亡名单。
“我们不是来做好人的。”戏志才回了一句,西进军团的使命是铲除一路上所遇到的游牧民族,然后将诸个民族捆绑在战车上,一路向西杀进欧洲,为了这个目的,他不能让队伍里任何一个单一民族的人数太多,而是要代之以均衡的态势,只有这样才能用汉文化把他们捏合成一个整体。
夜风吹过,与此同时,在同一片星空下,吕布骑在赤上带着飞熊军,借着黑暗的夜色掩护,悄悄地靠近着乌孙人的大营,他在三天前就带着大军到了,然后他下令就地修整,同时派遣精锐斥候前去侦察,见西进军团撑得住,便没有急着进攻,而是让士兵好好地休息了一下,一路上他为了行动隐秘,消灭了十几个乌孙部落,也得到了一批给养。
等到夜半时分时。吕布和飞熊军已经行军到了距离乌孙大营只有二十里地地方。这时吕布派出了部下地军官去了彤山大营。他要和董卓他们知会一声。以取得最大地战果。
“全军下马休息。”军令被下达了下去。飞熊军地士兵们从驼马背上跳了下去。然后整理了一下随行地装备。便裹着厚实地毯子在地上合衣而卧。此时距离天明还有两个时辰。足够他们休息了。
半个多时辰以后。吕布派出地部下便到了彤山大营。好在守营地军官中有不少都是帝地士兵。很快便确认了来人地身份。立刻派人护送直接进了中军大营。
虽然被从睡梦中叫醒。不过董卓等人却毫无不满。谁都没有想到吕布竟然在这个时候派人过来了。并且约他们在黎明之后一同夹击乌孙人。并且指明让他们先偷袭乌孙人地战马集中地。破坏他们逃跑地能力。
“吕布地战法老辣。看起来他不是第一回这么干了。”听完口信。薰卓笑了起来。他和吕布也算相熟。当年在阳地时候便经常见面。不过那时候吕布只知道靠个人武勇夺取胜利。远没有现在这么狡猾。
“地确是很犀利地战术。乌孙人进攻了我们七天。恐怕绝对想不到我们会主动出击。而且会去偷袭他们地战马。”戏志才一脸地赞许。虽然他在战略和谋划上很强。可是在具体地战术上他是不如这些一直在战斗地帝国将军们地。
既然吕布的战术连戏志
好,董卓他们自然没有异议,半个时辰后,一直没有TT队被唤醒了,而另一边的营区内,那些负责队伍伙食的牧民们也被叫醒,开始悄悄地生火做饭。
“都给我把刀磨利了,等会给我狠劲地打那些乌孙人,别给我丢人。”各个军帐内,帝的军官们朝手下的游牧士兵们训着话,他们可不想给西域都护府的那些同袍们给瞧扁了,虽然这一次他们只是负责偷袭乌孙人的战马,然后吸引乌孙人的全部注意力,真正的杀招还是要看飞熊军,可他们却并不甘心于此。
对于那些游牧士兵来说,他们根本没有想到在看着同伴被动挨打了七天,突然间迎来了反攻,而更让他们的是帝的出现,尤其是吕布这个杀神,在帝的边将中,吕布无疑是凶名最为卓著的,从并州到西域,他制造了无数的孤儿寡妇,在那些草原人的心里,他几乎就是魔王一样的人物,而现在他们就要和这位曾经深深畏惧害怕的杀神并肩作战,这都让士兵们有些不敢相信。
不过很快,他们便回过了神,纷纷拍着胸脯说绝不给大人和西进军团丢脸,经过了一年多的训练,这些游牧士兵也有了些自信,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明天将和他们一起作战的飞熊军究竟是一支怎样可怕的骑兵。
黎明前,彤山大营前,一万三千骑兵已经整装待发,其中包括了由帝士兵组成的一支千人骑兵部队。当天边露出一丝鱼肚白的时候,徐荣和张绣带着骑兵策马出了大营,因为部下游牧士兵视力的缘故,他们只能选择黎明后,天色微亮时进攻。
震耳欲聋的马蹄声瞬间淹没了一切,乌孙大营内,乌孙王从震动的地面中惊醒了过来,而这时营帐外已经响起了敌袭的号角声,到处都是混乱的叫声,看着几个冲进来的心腹部将,乌孙王拿着弯刀朝他们道,“立刻传我的命令,各军不得混乱,守住自己的营帐,召集我的亲兵随我出战。”
乌孙王的命令算是最正确的选择,如今大营里只有他的亲军最是训练有素,能在短时间内集合去迎击敌人,而且他相信那些来进攻的蛮子兵力不会太多。
可是仅仅是片刻之后,披挂整齐的乌孙王便得到了一个坏消息,那些蛮子直接偷袭了他们停放战马的营区,若不是看守的部队拼死抵抗,恐怕全军近半的战马都要没了。
“可恶。”乌孙王咒骂着,接着再也顾不得其他事情,旋风般出了中军大营,带着已经集结的八千亲军亲自出战了。
徐荣他们本意便是制造混乱,引诱乌孙人和他们出战,所以在突入乌孙人的营区后,一遇到稍强的抵抗,便直接攻往别处,搅得乌孙人一片混乱。
直到天完全亮时,乌孙人才稳住了阵脚,各营的将领和首领带着队伍杀出大营和乌孙王一起包围那些居然主动攻出来的蛮子,在他们心里都认为这些蛮子已经撑不住了,所以才来了这么一次偷袭,不过幸好没有被他们得手。
一时间,徐荣他们的一万三千人和近五万乌孙骑兵纠缠在了一起,而这时乌孙人的大营里仍不断有骑兵奔驰而出,要将他们包围,彻底围歼。
此时距离战场三里外的地方,吕布麾下的飞熊军已是穿齐了盔甲,将所有的帝旗都打了出来,排成了进攻的队形。
骑在赤上的吕布一身兽吞亮银盔甲,独自一人驻足在黑色的铁甲洪流之前,举起了手中的方天画戟,这时穿破云层的金色阳光洒落,落在了整支飞熊军身上,就像是为他们穿上了一层金色的耀眼盔甲。
“全军,进攻。”吕布的命令简单而直接,当他的声音回荡在草原上时,他胯下的赤已经入狂风一般向前疾飙而出,接着便是如同落雷般的马蹄声响了起来。
飞熊军,西域都护府攻击力最强的骑兵终于再一次露出了他们狰狞的獠牙,三里的距离对于他们胯下的重骑兵战马来说,只是片刻的功夫而已。
当乌孙人听到身后响起的马蹄声时,都是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那曾经无数次在他们梦魇中出现的如血军旗如同席卷草原的火云像他们蔓延而来,而那些披着金光而来的汉军骑士更是带着一股让人心胆俱裂的气势杀了过来。
天地色变,这便是飞熊军的全力进攻,无人可挡,还未交战便已叫人绝望。(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
两百五十四.降者不杀
场上乌孙人的后方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内就被飞熊军毫7破了,人马俱披甲的飞熊军并不是重骑兵编制,但是对于乌孙人和草原上所有的游牧民族来说,他们却无坚不摧。
飞溅的血光,和断裂的肢体,乌孙人后方的骑兵部队中,这样的景象不断出现着,而在所有的进攻中,最可怕的便是骑着赤的吕布,他手中的方天画戟就如同死神的镰刀一样,不断地收割着生命,而在他身后两侧的亲兵部队是整支飞熊军的精锐,吕布从来不需要考虑自己的身后,他所要做的便是向前,直到敌人全部倒下。
现在吕布的目标便是那面异常显眼的乌孙王旗,他可以答应把大半军功让给西进军团,因为那是他们应得的,但是乌孙王的头颅却是他的,没有人可以抢走。
彤山大营内,哨塔之上,看着几乎是一瞬间逆转的形势,戏志才也不由有些惊讶,乌孙人的崩溃速度出乎他的意料,尤其是那些两翼外缘的部队,几乎是看到飞熊军那一片如火云般的帝旗,便望风而逃。
“没什么好奇怪的,吕布这些年在西域横行无忌,那些乌孙人怕他就像怕鬼一样。”薰卓看着呈锥形的飞熊军骑兵阵势最前方那犀利无匹的箭头,一脸见怪不怪的表情,想当年他的老上司段颎在凉州也是一样,那些羌人看到他们的战旗就吓得没多少力气了。
“将军去哪里?”看到董卓走下哨塔,戏志才愣了愣,这一路上董卓甚少出手,大半时候都是坐镇中军,当然他没有机会出手也是一个原因,毕竟张绣,华雄,高览他们也都是不简单的人物。
“我当年在凉州也是人人惧怕的人物,如今怎能让吕布专美于前。”薰卓停住了脚步,朝戏志才沉声道,“更何况,乌孙王的人头我也想要,以后我也好跟我的子孙吹嘘。”说罢却是大步下了哨塔,带着大营里最后的四千骑兵,杀向了已被困住的乌孙王。
戏志才看着呼啸而去的董卓身影,忽然觉得自己一直都不懂这些武将的心思,不过这感觉不错,而且他也很想知道吕布和董卓到底谁能取了乌孙王的头颅。
薰卓虽已年过四旬,也自认不是吕布的对手,可是在这战场上,取乌孙王的首级,他未必就输给吕布,端坐在马背上,董卓使出了他当年在凉州赖以成名的手段,双手开弓,箭如雨下,在他面前根本没有人能挡得住他的箭术。(薰卓年轻时很猛,有兴趣可以看三国志。)
“华雄,张绣,跟我去杀乌孙王,千万不要给吕布抢了先。”董卓带兵杀入战场后,便一直向前杀到了在最前方的张绣和华雄他们身边,要和吕布比突进的速度,若是没有强大的武力做箭头,光凭他一个人绝对办不到。
在薰卓的进攻下,乌孙王陷入了腹背受敌的绝境中,前方是张绣,华雄,董卓这凶悍的三人,而背后则是一路高歌猛进的吕布,而他那面王旗则成了双方志在必得的目标。
此时战场上一片混乱。飞熊军地突然出现彻底打乱了乌孙人地队伍。更重要地是他们造成地心理影响。打仗首先打得便是国力。其次是比双方地谋划。最后才到战场。如今乌孙人三者皆输。更不必提他们本身就对帝抱着一种畏惧。现在他们正在和那些蛮子打仗。但帝突然出现。就足以说明他们掉落了一个陷阱中。这足以让那些带兵地部落首领放弃抵抗地念头。尤其是当吕布这个杀神朝乌孙王所在猛冲地情况下。这些首领们更是连忙带兵逃跑。在中国历代地战史上。这样地情况屡见不鲜。多少看似强大地军队便是在士气被夺地情况下崩溃地。更何况乌孙人根本连强大都算不上。
戏志才轻摇着头。若是那些乌孙人团结一心。拼死阻挡飞熊军。或许还能和乌孙王一起逃出生天。可是现在那些部落首领只顾着自己逃跑。把乌孙王和整个乌孙唯一能战地部队扔在战场上。无疑是自取灭亡。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们。多少年来草原上地规矩便是这样。
“这仗已经结束了。”戏志才没有兴趣再看下去。转身走下了哨塔。他接下来所要考虑只是歼灭乌孙人主力后地善后工作。
战场上。吕布已然知道了董卓带兵直扑乌孙王所在地消息。他不由怒吼了起来。“董卓。”身为战神地骄傲。让吕布绝不容许自己地猎物被人染指。便是董卓他们这些友军不行。
乌孙王统率地本部兵马还是敢战地。至少在飞熊军强大地进攻面前。他们仍旧死
抗着。试图阻挡飞熊军彻底将他们凿穿。一旦他们整|7熊军彻底从中切断。那么等待他们地就是一场彻底地屠杀。
乌孙王也在不断地怒吼着,他从未感觉到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那些胆小鬼已经逃跑了,如今战场上便只剩下他的本部兵马还在作战,那些人以为汉军会放过他们吗,只要自己败亡了,接下来便会轮到他们。
乌孙王狂笑了起来,看着前后都被纠缠住的本部兵马,他知道自己绝难活命,如果他现在舍了王旗逃命,或许能够从这场战斗活下来,可是失去了根本的他还是要死。
“既然要死,那便死得英雄一些。”这是乌孙王唯一的念头,他看了眼前后逼近的旗帜,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疯狂,嘴里喃喃自语道,“死在杀神的手里,总好过死在那些蛮子手里。”说罢,他竟是带着身边的亲兵主动杀向了正从远处杀来的红影。
随着王旗的移动,战场上还能调动的乌孙骑兵都是掉头杀向了飞熊军,他们还占了兵力上的优势,拼一下未必没有生路。
看到乌孙王居然不管前方战况胶着,亲自带兵掉头杀向了吕布,董卓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当然明白乌孙王的心思,横竖都是死,总也要死在有名的手里,他和张绣,华雄他们被乌孙王当成了无名小卒,这种想法让他感到愤怒。
“哈哈哈哈哈哈哈!”另一边,吕布狰狞地大笑了起来,他想现在薰卓那厮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可惜此时他却看不见。
“传我军令,各队散阵,给我抓俘虏。”看着已然接近的乌孙王,吕布停止了凿穿攻势,而是让飞熊军开始散开队伍自由进攻,因为乌孙王一死,他的本部兵马便会立时崩溃,虽然吕布的这道命令有些狂妄,似乎乌孙王已经是个死人,但是他有这个资格狂妄。
“挡我者死。”看着奔腾而至的乌孙王亲兵,骑在赤上的吕布暴喝了起来,手中的方天画戟猛地朝前方挥了出去,刹那间前方奔袭而至的三名乌孙骑兵被他一戟横空扫飞,而赤亦是嘶吼间蛮横地撞进了乌孙人的阵中。
浑身被血浇透的吕布,身上盔甲上犹自嵌着十几枚流失,看上去宛如不死的魔神一般,那双因为厮杀而充血的眼瞳中透出的森冷目光仿佛能让人心冻结,与他对上的乌孙骑兵没有一个是一合之将。
不过短短的片刻间,吕布便连斩二十七人,杀进了乌孙王所在的亲军中,而他打开的缺口也被身后亲兵彻底地撕裂了开来,越来越多的飞熊军骑兵杀了进来。
看着那个浑身浴血,在烈日下好像散发着猩红光芒的身影,乌孙王握紧了手里的刀,他从未如此恐惧过,看着那把鬼神般的画戟将手下一个个的勇士杀死,他原本鼓起的勇气在不知不觉间流失着,几乎就要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xiaoshuo99.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