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大汉之帝国再起-第121部分

晓事理,她们也都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怎么样的人,所以都是很安分守己地学皇后当一个良妻贤母。
尽管从规矩上来说,从皇后到贵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宫殿,不过很显然对于刘宏来说,这些规矩对他无用,连皇后在内的七名妻子实际上都住在他的寝宫内,而四个儿子也不是分开居住。而是住在一起,刘宏实在不愿看到历史上那种宫庭争斗,他从不认为有能力地继承人是靠从宫廷斗争里获胜的,历朝历代,那些从小孤立地在宫廷内长大的皇子有几个是身心健康地成长的。
刘宏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从小就是在宦官妇人之手长大,也不想看到他们年纪小小就懂得什么是权势,他只想给他们一个正常的童年。
草丛中,奔跑的刘文一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不由嚎啕大哭了起来。而这时在他身边的刘武拉起了他,“二弟,别哭,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虽然只有四岁,但是实际上被刘宏一直当成继承人培养的他看上去已经像懂事地六七岁的少年那样。
“就是,二歌,哭什么,小心给阿瑜他们看笑话。”刘猛也是一起拉起了刘文。四位皇子里,除了最小的刘景才刚满周岁,三个皇子里,刘武性格沉稳,已经有了兄长的风范,而刘文则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文静,性格稍弱,而刘猛则是人如其名。年纪虽小,可是平时却是最爱打架的,不过心胸豁达,通常和几个玩伴刚打过一架,转头就忘了。
其实孩子的性格可以小时候受到外界的影响很大,而刘武,刘文,刘猛三兄弟的性格从很大程度上都是受到父母地影响,比如刘武。他的母亲宋玉容是皇后。不管什么时候,宋玉容对他的要求都很严格。有时候甚至超过了刘宏这个当父亲的,至于刘文。他的母亲是爱好文艺的蔡琰,自然也就偏向安静的性格,而刘猛的母亲则是卞玉,自然就比较活泼了。
看着远处地三个儿子。刘宏脸上露出了笑意。这三个儿子年纪相近。日后他希望三兄弟可以齐心打天下。而不是互相倾轧。
“陛下。您该去内阁省了。”王越走到了刘宏身边。自从朝会改为一个月两次以后。政务尽归于内阁省。而刘宏每天也会抽一个时辰去内阁省。不过他通常甚少会对内阁省作出地决定进行干预。更多地时候他都是信任这个越来越趋向专业化地官僚机构。
帝国地政体。很大程度上和明朝地内阁制想像。不过作为天子地刘宏手里却握有最大地权力。而且内阁省也不会有御史台来掣肘政务。当然御史台虽然退出了政务。但是在监察系统地权力却更大。直接向刘宏负责。和枢密院一样。
而内阁省和下辖地六部编制也一再扩大。内阁省里地位最高地是七名宰相。但是实际负责处理各种繁琐政务地却是一批年纪在四旬左右地干练官僚和大批从帝国大学毕业地专业技术官吏。而六部随着帝国工商业经济地兴起和各种农业以及科学技术地展。也陆续被拆分。成立多达二十个部门。比如工部被拆分成了农业部。水利部。建设部。交通部。当然这些都是出自刘宏地授意。部门被细分后。其办事效率也自然提升。而帝国地中央官僚系统开始全面向专业地技术官僚和精英式培育为主。
刘宏限制了科举地适用范围。对他来说。像隋唐以后地科举。除了消灭了门阀制度。实际上其功效尚不抵其危害。之后历朝历代地冗官冗费就是无节制地科举造成地。而僵化地科目则让官僚地能力低下。大批地官僚都是只能动口不能动手地庸才。
而且以帝国地社会形态。如果直接照搬隋唐地科举制。刘宏可以预见自己会得罪大批地豪强和世家。虽然以他对军队地掌握。这些人即使不满。他也可以压下去。但是那毫无利益可言。所以他才将原先地察举制度和科举制度结合。弄出了现在帝国地官僚选取制度。
虽然刘宏在名义上确定了帝国要推行义务教育,而科目相当后世小学到初中的程度,但是实际上这是办不到的,目前也就是在帝国的繁华和富庶地区实行,六岁到十四岁都可以进入帝国开办的学堂接受教育,从十六岁开始就可以参加第一次科举,直到二十岁为止的四年里,只要能考入帝国大学或帝国在州一级监察区兴建的帝国大学,就基本上取得了士人的资格,然后再在帝国大学里选择自己以后要出仕的官职学科,四到六年以后,顺利毕业才能去各地当一个技术官僚,而想要直接进入中央官僚系统,就要参加第二次科举,基本上可以说是相当严格的选官标准,当然这种科举也对四十岁以下的普通官吏开放。
从表面上看,刘宏让寒门弟子也有了通过正常途径做官的机会,而一切都显得严格而公平,但实际上不然,就比如义务教育,现阶段能受惠的人极少,而那些豪强世家凭借其财力自然能让自家的子弟能有更好的教育资源,另外刘宏也准许第一次科举落榜的学生在一定的名次内出钱入读帝国大学和州级大学,当然这些资金被全部用于义务教育。
以这种情况而言,最后寒门子弟和士族子弟在新晋的官僚体系中,其比例只有三比七,甚至更少,但是刘宏从来都没指望过一开始就能改变帝国官僚的构成体系,这样的比例对他来说很理想,随着时间的推移,寒门子弟出身的官僚会越来越多,而义务教育的受惠面变大,经济民生的持续展,都会扩展士族这个阶层,一旦士族的总体数目变大,那么也就不存在所谓的特权不特权了。
无论任何政权,都是金字塔形的,也好,民主也好,都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只不过前更侧重武力,而后则更侧重宣传或说是愚弄,对刘宏来说,他解决不了这种体制上天然存在的问题,他所能作的就是让金字塔的最底层变成世界上其他的国家和民族。
刘宏离开了御花园,现在他每天大半时间都花在了教育儿子和那些被他提前找来的人才,历史已经改变了,他不能肯定不会随家族去江东避祸的周瑜还会成为历史上杰出的统帅,出于某种人才收集癖的心态,刘宏决定亲自对周瑜他们进行精英式的教育,以免他们会在改变的时代里趋于平凡或是成为纨绔子弟。
在帝国,除了周瑜他们,还有无数穷苦人家的孩子被选入了帝少年军校,年纪都在六岁到十岁左右,他们从小接受的就是效忠于刘宏的洗脑教育,在二十年后,刘宏将在帝里拥有一支数目可观的死士军官团,他们年青强健,接受最严酷的军事训练,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忠诚无与伦比,无论何时,刘宏从来都没放松过他对军队的控制。
内阁省里,杨赐和手下的技术官吏们都是有些忐忑不安,帝国银行的构想很早以前天子就给他们提过,甚至专门在帝国大学里组建了一个学组进行专门的研究,而内阁省曾数次想要建立帝国银行,但是都给天子以时机尚未成熟否决了,不过现在河东河北这些帝国的精华地区工商业已经初步形成了规模,而大运河的全线通航,也让帝国南北间的贸易大幅度增加,再加上丝绸之路上的贸易对帝国经济的促进,他们认为是时候建立帝国银行了。
刘宏看着内阁省所写的帝国银行的议案,一页一页翻得很仔细,新的币制和帝国银行的建立对帝国的影响实在太大了,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小心,不敢贸然从事。
两百十五.帝国银行(下)
杨赐,陈球几个宰相看着合上议案,低头沉思的刘宏,心里都是紧张了起来,要说起来他们这几年平时闲着无事就经常被刘宏叫去皇宫内,听几个帝国大学专门研究经济的学者讲解一些关于国家财政的问题,时间长了,也都算得上半个专家,对刘宏来说,内阁省最大的作用便是替他处理政务,而良好的国家财政无疑是前提。
帝国的经济理论著作,除去刘宏本人撰写的一些手札以外,便是被刘宏列为帝国大学必修的《管子》《盐铁论》等前人的籍,当然除去管子,像《盐铁论》等籍里的错谬之处全部被纠正了,而在深入研究《管子》的基础上,帝国的学者对刘宏提供的手札进行了解读,可以说帝国的学者们在经济理论上的研究已经超过了帝国的经济和生产力基础,这也是刘宏一直没有建立银行的原因。
帝国的经济,一直以来都是属于封闭式的庄园式经济,虽然刘宏在登基以后,促进了帝国的经济进化,将一些新的生产技术和豪强世家分享,发展了大批工商业,同时推进了农业转型,而大运河的开通,也使得帝国南方和北方之间的商品流通量增加了,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帝国的经济远远还没到刘宏所期望的地步,起码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持续转型,稳固,方才算得上有所成就。杨赐,陈球等人虽然是天下名士,在帝国的官僚中也都是清正之人,可是人总归是有私心的,就比如帝国银行,他们七个内阁省的宰相之所以如此上心,还是在于利益二字,很明显帝国银行将是一个掌握国家财政的强力部门,他们都是想在自己还坐在内阁省宰相这个位子上。能够在帝国银行的建立中谋取利益。
对于杨赐他们的心思,刘宏又怎么会不知道,而且他也并不意外,人性就是这样,能面对利益而不动心的只有很少的一些人,这天下间大多数被称为名士地人中又有几个真正是无欲无求,所以只要不触及到他的底线,刘宏不介意将利益分给其他人。但是他们必须守规矩,不守轨迹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刘宏轻轻放下了手里的议案,他的动作让杨赐等人都是直起了身子,看向了他,因为他是定规矩的人,没有他的同意,没人敢动。
“朕准许内阁省的议案。但帝国银行目前就先在河洛一带施行。”刘宏最后准许了帝国银行地建立。但是却限制了帝国银行的范围,算是带了些试点的性质。
听到刘宏同意,七名宰相都是喜出望外,不管怎么说,只要帝国银行能建立起来就行,几年之后自然会发展起来,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帝国银行的利益分配,不过几人谁都不敢先开口,要知道这一个不好。给天子一个不好的印象,那可就全完了。
“除了帝国银行,朕还打算建立另外一所银行,由朕个人出资筹建。”刘宏不打算让任何资本掺入到帝国银行中去,但是利益分配的问题他不能不考虑,而且就一所国家银行也让刘宏不放心,不管什么时候,一家独大都不是好事情。
听到刘宏的话,杨赐等人都是眉头一皱。然后就明白过来。帝国银行,天子是不容许任何人插手其中利益地。很显然天子是打算按照当初划分国库和内库地方式,来处理帝国银行的问题。不过对他们来说,天子出资建立的银行,只怕是更有前途。
简短的内阁省会议结束之后,刘宏回到了皇宫之后,立刻传召了荀和陈登,虽然两人此时不过年满十九,但是在刘宏身边却都是待了数年,内阁省和下辖的部门几乎全都去过,虽然年纪颇轻,可是在政务上已经不输给给那些干练官僚。
“参见陛下。”荀和陈登见礼后,在刘宏的示意下坐了下来,两人因为是刘宏的近侍,再加上两人都是相貌英俊的美男子,朝中不知道多少公卿想把女儿嫁给他们。
“朕找你们来,是有件事情要你们去做。”刘宏的口吻平淡,让年轻的两人根本想不到刘宏要交给他们去做地是怎样的大事。
刘宏就算再爱用年轻才俊,也不会把帝国银行这么大的事情交给荀和陈登两人,只不过对两人委以重任,加以栽培罢了。
看着手里的内阁省议案,荀和陈登都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参与到那么大的事情中去,而这时刘宏开口了,“不要辜负朕的期望,朕很想看到你们能在三十岁前入阁为相。”刘宏这句话可以说是裸地对两人的暗示,不过他认为荀和陈登有这个资格,杨赐,陈球他们已经老了,而且在内阁省的位子也坐了快十年了,也是该换人了。
荀和陈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刘宏的话让他们都是激愤不已,三十岁前入阁为相,这是何等地器重,拜谢恩典后,两人离开了皇宫,连宅邸也不回,便直奔帝国大学而去,帝国银行建立一事,还需准备上一段日子,两人都打算是趁这段时间好好向帝国大学研究管子地几位大师讨教一番。
荀和陈登走后,刘宏有接见了田丰,沮授,对他来说,田丰和沮授也是他最早的班底,官制改革以后,两人一直都在内阁省里做事,也是时候提拔一下两人了,再加上两人一向善于理财,在中央官僚系统里,似乎没有人再比他们更懂经济了。“元皓,公与,那份帝国银行地议案是你们两人写的!”看着在面前越发沉稳地两人,刘宏笑着道,在朝中他一直都在建立帝党,除了那些利益相关者,真正被他认可帝党核心的都是他一手培养的心腹,其中既有荀,曹操,袁绍,钟繇这样的名门子弟,也有田丰,沮授,孙坚这样的寒门士人,但是有一点共通的就是这些人的忠诚。
“回陛下,那确是臣等所写。”田丰和沮授互相看了一眼后答道,刚才内阁省他们也在,只不过没想到天子那么快就召见他们了。
“自从朕征召你们,已经有十年了?”看着两人,刘宏开口道,“这些年你们尽忠国事,朕都知道,但是朕始终都没有提拔你们,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臣等不知。”田丰和沮授觉得今天的天子有些和平时不一样,可是两人又说不出来那种感觉。
“你们是朕的亲信心腹,这个朝廷里,朕真正能信的人只有你们。”刘宏目光盯着两人,让两人都是觉得心情激荡。
“朕登基御宇十三年,如今帝国根基已稳,终于到了大刀阔斧地改革的时候了。”刘宏说到这里,目光变得炽热了起来,虽然杨赐,陈球他们和自己步调一致,可是他们终究太老了,做事难免过于保守,“内阁省的宰相里,也该换几个人了。”
田丰和沮授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子最后那句话分明是对着他们说的,入阁为相,是两人是想都没想过的事情,都觉得自己能够去内阁省下辖二十部中为尚,已是满足了。
“帝国银行,就交给你们两人去做,朕会派身边的人去帮你们,给朕好好干,内阁省的相位,朕给你们留着。”十三年皇帝做下来,刘宏的帝王权术也是用得极为熟络,对于田丰和沮授这两个出身一般的寒门士人,自己这番话足以让他们豁出性命去做事。
“臣等必不辜负圣恩。”田丰和沮授两人都是跪伏在了地上,天子这番话,已是确定了他们的宰相之位,除非他们自己把帝国银行这事情给搞砸了,一想到入阁为相,两人就是心里火热一片,要知道他们才三十出头,以不到四旬的年纪入阁为相,不敢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也是极少的。
田丰和沮授走后,刘宏笑了起来,内阁省新的七名宰相,他已全都有了人选,接下来要做的不过是让这七人慢慢取代现在的杨赐等人,除了田丰和沮授,便是司马防,杨彪,钟繇,张昭,荀爽五人,这七人里,杨彪是杨赐之子,司马防,钟繇,荀爽都是名门望族之后,让他们入阁为相并不是难事,至于田丰,沮授,张昭三人这几年被他放在内阁省做事,其才干也为众人所知,在加上有自己做后台,入阁为相也不算太难,刘宏相信杨赐他们是不会在这件事上和他意见相左的。
对刘宏来说,现在内阁省的七名宰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代表了帝国内部的两支政治势力,在山西地区经济民生迅速发展以后,得到他扶持的山西势力自然和一直压在头上的山东势力发生了矛盾,虽然这种矛盾都被压制在一定的范围内,而他本人也利用这种矛盾攫取了不少政治利益,但是他并不希望这种斗争持续下去,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班底的建立,也全面控制了军队,在官僚系统里更是安排了为数不少的人,是时候结束这种旧时代的政治势力倾轧了。
两百十六.军团番号
当安息王朝苏林家族最后的幸存者上雒时,远在世界另一端的西方,罗马城内,来自各个行省的贵族们挥舞着金币,试图和东方帝国的商人们达成协定,在本行省进行垄断贸易。
如果贸易的逆差过大,自然会让吃亏的一方感到恼火,在帕提亚人把持东西方贸易咽喉,从中抽取巨额贸易赋税的时候,可想而知罗马人有多么愤怒,一些学者更是认为用真金白银去换取那些丝绸会让罗马的经济崩溃,不过当东方帝国直接从海路上和罗马建立贸易,带来除了丝绸以外更多的商品时,并表达了和罗马建立稳定的奴隶贸易时,所有的罗马人都为此感到欢欣鼓舞。
当孙坚在罗马的皇宫里,和奥古斯都马尔库斯奥列里乌斯讨论着国家层面上的合作时,糜竺则在罗马城内开始和众多的元老院贵族以及地方行省的实力派贵族们周旋着,要选择合适的合作伙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维路斯家族,虽然在失去和马尔库斯奥列里乌斯共治罗马的上一代家主后,似乎声势大不如前,但是谁也不敢轻视这个底蕴深厚的家族,维路斯家族在元老院的政治势力犹在,只不过维路斯家族一向少有擅长军事的人物,不然的话以其家族势力组建军团并不是件难事。^^,,,,首發^^从王政走向共和,从共和走向帝制,罗马从来就没有一个真正能够全面统治地方地中央政权。与其说罗马是一个帝国,倒不如说它更像一个联邦,地方军团只效忠于他们的将军,而非罗马城内的奥古斯都。
曹操的到来。无疑让维路斯家族有了一张王盘,对于罗马人来说,他们虽然排外,不过并不严重,相反他们崇尚强大和文明地天性让他们将东方帝国和塞里斯人摆在和自己相等的地位上,因此曹操很快便得到了维路斯家族现任家主,同时也是他的妻子尤利娅的父亲克劳迪的赏识,对于克劳迪而言。曹操这个东方帝国古老贵族出身,同时还是一位名将的女婿在罗马也是顶尖的人物,他非常满意这桩婚事。
罗马城内最大的浴池里,克劳迪和赛鲁维斯几个交好地元老院贵族的家主们一起享受着温泉浴,对他们来说,浴池是个很好的谈话场所。^^^^
一直以来,真正对罗马起到的统治的只有两支势力,第一支是元老院。第二支便是军队,而两者之间的势力则犬牙交错,虽然军队是真正的力量掌握者,但是那些军团的将军却都渴望进入元老院。对克劳迪而言,现在地罗马不过是处于马尔库斯奥列里乌斯强有力的统治下才享有和平,一旦他死去,他那个没有多少雄才伟略的儿子成为奥古斯都,那么罗马的和平也就到头了,对他们这些老牌地元老院贵族来说,真正能在关键时刻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属于自己家族的军团。
维路斯家族自从上一代家主死后。仅有的一支家族军团也被马尔库斯奥列里乌斯所解散。克劳迪知道自己并不是马尔库斯奥列里乌斯的对手,所以对于军团解散一事从未表示过不满。但是实际上和维路斯家族交好的赛鲁维斯等家族都知道克劳迪在心里对这件事始终都是耿耿于怀。
毕竟对于他们这些家族而言,一支家族军团才是保障自己地位和财富的根本。^^,,,,首發^^尽管他们在自己地府邸蓄有奴隶兵,但是没有正规军团番号,其规模始终有限。当然罗马城是各方政治势力角逐地地方,想拥有一支正规军团番号的家族军团并不是件容易地事情,当然对于维路斯家族而言,在有了曹操这个东方帝国,贵族兼名将双重身份的女婿以后,事情便变得简单起来。
“克劳迪,想让奥古斯都一下子给你两个军团番号,这事情很难办?”蒸腾着水汽地大浴池内,所有的闲杂人等都被驱逐了出去,只剩下克劳迪在内的五个元老院老牌贵族的家主。作为政治同盟,五个家族一向都是共同进退,当然在元老院里,五个家族表现给人们的印象却是勾心斗角,貌合神离,但实际上这个以维路斯家族为首的同盟关系相当牢固。
“如果好办的话,我就不会找你们了?”克劳迪笑了起来,自从父亲死后,维路斯家族已经忍耐了太长时间,如果继续下去,迟早会被马尔库斯奥列里乌斯给赶出元老院,不过幸好,女儿的东方之行,带回了一个好女婿,维路斯家族的再次兴盛指日可待。
“你们应该知道,我的女婿在东方帝国,有着一个超过四百年历史的古老家族,而他的父亲,则在东方帝国有着庞大的产业,他本人也很受东方帝国皇帝的喜爱。”克劳迪不紧不慢地说着,他手里对其余四个家族最大的底牌并不是同盟关系所能带给他们的好处,而是他的女婿曹操所掌握的贸易权。
“现在其他行省的人和元老院的人都在试图从塞里斯人手里取得垄断贸易权,想必你们也派人去找东方帝国的使团了!”克劳迪看着面色陡然变化的四人,一脸的自得,相比起他们而言,他根本不需要为此而伤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xiaoshuo99.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