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云阁小说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大汉之帝国再起-第105部分

周边各国的一点帮助,若是没有护送大王子回国为父报仇的大义旗帜,帝绝对会被南印度各国视为入侵者,但是现在帝却在道德的层面上占据了至高点,是以正义之名前来解放处于二王子暴政下地摩毗国人民,同时让真正的国王成为统治者。
只是几十张檄文,就把二王子逼到了绝境,他只有倾尽全力击败帝。才能挽回败局,继续做他的国王,于是短短的十天里,他就集结了三万人的大军前往那莫城,其中有一万人是临时强行抓的壮丁,对外则宣称十万大军。
可以说十万大军压境的消息让那莫城内人心惶惶,就连城主也开始有些后悔自己的选择,那可是十万大军,就城里四千人不到的震旦军队能抵挡得住吗?对于浮动地人心。曹操他们虽然不在乎。可是像城主这样的城中贵族,他们还是要安抚一下的。于是由大王子出面,召集城中的贵族齐聚,让他们观摩了一下帝弩阵的厉害,然后这些人就全部放下了心,而城内的人心也在这些贵族对帝的吹嘘下安定了下来。
还未交战,帝黑色阿修罗之名便开始在整个摩毗国开始传播开来,当然这里有很大一部分是大王子得了曹操他们的授意,派人故意散布的夸大传言,目地就是扰乱对方地军心。
强征壮丁的直接后果就是让二王子地军队整体素质下降,更不必说他的两万军队里,本来就有一万人是新兵,真正能作战的不过是原来王都的一万部队,而且也只是相对于地方上的军队而言的精锐。最后到达那莫城的三百里距离,他们整整走了半个月,而这段时间足够帝的斥候查探出他们真正的人数。
“三万人,诈称十万人,看起来他是想搅乱我们的军心。”得到斥候送回的军情,那莫城内,曹操他们都是露出了讥讽的神情,如果换作一般的军队或许会真地被吓到,可是对于有着严格训练的帝,却毫无作用。
二王子的大军在帝侦查的斥候眼里,基本上和一群农民没什么两样,除了中军的近万人有点军队的样子以外,其他人便是一群帝国的农民结成队伍也比他们强,于是这些帝斥候,自行根据状况发动了马蚤扰战。
对于神出鬼没的帝斥候,那些二王子大军中的新兵和被强抓的壮丁都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畏惧,谁都不知道何时这些黑色阿修罗就会出现,然后杀死他们,让他们成为一具冰凉的尸体,不过短短三天里,整支大军就受到了上百次的袭击,死伤惨重,深圳发生了叛逃的事件,若不是已经到了那莫城,估计再多上几天行程,这支诈称十万人的大军就先崩溃了。
三天的马蚤扰里,帝的斥候们抓了不少活口,送回城里,基本摸清了二王子大军的情形,然后这些倒霉的家伙虽然被帝放过,却被城里的大王子和城主下令杀掉,斩首示众,以安定民心。
曹操他们或许没有想到,仅仅因为帝斥候们的马蚤扰进攻,就让那位号称摩毗国最善战的二王子放弃了主动进攻的打算,转而打算用围困的手段困死他们,同时派手下那一万算是嫡系的军队抄掠四周的村镇,想断绝城中的补给。
面对二王子这种做法,孙坚很不客气地予以还击,由于在那莫城附近地区搜集的马匹有限,扣去给斥候的马匹,帝只能组织起七百名骑兵,但是以五十人一队的帝国骑兵在遇到二王子派出在四周村镇抄掠的军队却从不落下风,反而是斩获颇丰,成了附近当地百姓的保护神。
帝骑兵的战术完全照搬了帝国北方大草原上游牧民族的战术,能战则战,不能战则走,总之绝不会和敌军硬碰硬。
二王子虽然有着三万大军,可是骑兵的数目也不过三千人,在几次骑兵队伍在附近的村镇受到伏击,马匹被夺之后,二王子再也不敢将骑兵分散使用去剿灭那些行踪飘忽不定的震旦骑兵,而是将抄掠的队伍扩大到千人的步兵队。对二王子来说,抄掠不但是断绝那莫城的补给,同时也是保持自己军队士气的一种手段,他的依仗只是这些士兵,只有用烧杀抢掠才能缓解他们的恐惧,让他们忘却震旦骑兵的可怕。
短短的半个多月时间里,那莫城附近的地区被二王子手下的军队破坏得千疮百孔,帝的骑兵虽然强悍,可是却无法停留在一个地方,不过饶是如此,帝却依然赢得了附近百姓的好感,而黑色阿修罗之名也不再只是代表着恐惧,而是成了那些当地人口中的保护神。
可以说,帝其实完全有能力在二王子的军队开始抄掠时,发起主动进攻,一举歼灭这支乌合之众,只不过对曹操他们这些帝国将领来说,获取帝国利益的最大化才是他们所追求的,毫无疑问那莫城将是帝国日后在印度洋上的重要据点,他们当然希望能够真正地收服这一地区的人民,还有什么比帝以拯救者的姿态将他们从暴君的肆虐中救下来更加能获得他们的好感呢!
在这一个月里,皈依道教的当地人数目激增,张角原来收下的十五名首陀罗则成了传教的骨干,在二王子的大军肆虐荼毒的时候,那莫城地区的人民无论是祈求婆罗门教的神明,还是祈求浮屠教的佛陀都没有用,唯一能拯救他们的是信奉道教的震旦人,出于感激和对强大的崇拜,那莫城地区皈依或是信奉道教的人数像滚雪球一样壮大,他们抛弃了那些欺骗他们的软弱神佛,而是选择接受强大的东方神明的庇佑。
尽管没有空去统计那莫城地区皈依道教的信徒数目,但是曹操他们能从每天从附近逃来寻求保护的难民数目知道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他们所要做的是在城内的补给无法供应更多的难民的时候,歼灭城外二王子的大军,向那莫城地区的人民展示帝国强大的力量。
一百八十三.十世之仇,犹可报也
(这几天,情绪不太稳定,更新对不住大家,我以后会补上!)
昭武四年,秋,雒阳城外的大竞技场内,帝国杯的蹴鞠决赛已经进行到了尾声,代表羽林第一军团出塞的军方队伍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可以容纳十万人的大竞技场内,因为考虑到安全原因,实际只让进入了八万人,倒是和罗马人的斗兽场一样,对于一同随刘宏前来观看决赛的内阁省宰相们来说,这举办了近三个月的蹴鞠塞,所获得的收益都几乎抵得上帝国一个州的行政监察区一年的赋税。
颁奖以后,刘宏回到了建章宫,和他一起进宫的还有前三甲的队伍,今晚他要在宫中宴请他们,虽然这让一些守旧的帝国官僚颇有微词,不过倒也不敢驳刘宏的兴致。
晚宴之后,就在刘宏打算和夺冠的赵云他们交谈的时候,王越已是神情凝重地送了西北军报进来,打开火漆封着的木盒,刘宏看过之后,眉头一皱,接着立刻朝王越道,“去枢密院。”
自从鲜卑被击溃,帝国重新竖立了对草原和西域的霸权以后,应该说诸事都极顺利,因为丝路贸易的利润,使得帝国豪强们对西域和凉州的资本投入一直在增加,尤其是西域的气候适合种植葡萄和棉花等帝国新兴的作物,也有不少中原世家派遣支系子弟在本地招募无地或是生活穷困的汉人前去西域开荒,因而有大批汉人涌入了西域。
对帝国来说,移民戍边本就是一条国策,那些豪强的行为也是得到帝国的支持,在两年里,陆续有十多万汉民迁入西域。这必然会和当地人产生矛盾,尤其是那些贵族和统治阶层,因为西域可用的土地大部分都集中在这些人手里。
枢密院内,当值的将官和参谋看到圣驾降临,都是吃了一惊,不知道出了什么重要事情,现在枢密院和边境地驻军保持着每半个月一次的军情报告,由所在军中的各级参谋汇总情况统一报上来,也算是一种监督的意思。免得破坏帝国军的新军法。
将西域都护府紧急送来的军情报告交给当值的将官和参谋们后,刘宏直接朝身旁跟随的荀道。“拟诏,着西域都护府立刻平乱,凉州各军团待命,随时准备增援西域。”
此时枢密院里的将官和参谋们都是神情不善。帝国在西域地土地赎买政策他们是知道的,有西域都护府压着,帝国地豪强们倒也是按规矩办,只不过那些西域各国的贵族和统治阶层却认为这种赎买政策是帝国对他们的妥协,毕竟帝国在西域都护府的军力只有一个军团。所以,帝国豪强们在西域经营地葡萄庄园和棉花田时常受到一些来路不明的马贼的袭击,这直接让西域情势紧张,半年前,刘宏就批准在西域的帝国豪强的庄园内可以组建民团。由帝国军派下的军官和参谋掌握,以应付西域的局势。^^,,,,首發^^只是没想到事情竟会恶化得如此快。
帝国在西域新修筑的几座城市居然遭到了三千人至五千人规模的马贼进攻,若不是城池修得够坚固,再加上城外地庄园也多半修成了邬堡,恐怕死伤绝不止千人。
对刘宏来说,接近五千人的马贼队伍,这已经是公开对他和整个帝国地挑衅,就在枢密院开始准备从雒阳紧急调拨更多的军械武备送往凉州时,刘宏已是下了第二道诏命,将袁术和吕布调入西域,接管袁绍的位置。
本来刘宏以为让袁绍坐镇西域。以他的宽厚性格。能让帝国以一种温和的方式去蚕食吞并整个西域,但是现在看起来这个计划已经破产了。事实证明对付西域,就得像对付大草原一样,把各国的贵族和统治阶层全部清洗掉,当然他也不介意来一次种族大清洗,整个西域也就近两百万的人口,扣除掉帝国控制的南部区域,那些不服王化的也就百多万人口。^^^^書^^首發^^
袁绍虽然有才能,可是却不够狠,这是他的性格缺陷,刘宏不能去怪他,这一次西域地动乱他要付很大地责任,当初组建民团的时候,他就应该注意到这可能发生地动乱。
夜幕下的雒阳官道上,星夜出发的驿骑同时往西北两个方向驰去,对于刘宏来说,西域的动乱里,虽然迁徙的汉民只死伤了千余人,可是谁都不知道这是不是最终的数字,西域都护府送来的八百里加急军报里,提到了这些马贼使用地完全是流寇式的战术,时常是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跑,异常狡猾。
第二日,当登龙鼓敲响时,帝国的官僚们都是吃了一惊,这是第二次他们听到登龙鼓,上一次是天子发动了对鲜卑人的战争,直接将这个草原霸主给打得四分五裂,不知道这一次又出了什么大事。唯一心中有些底的也只是内阁省和枢密院的宰相和总长们,刘宏派出的侍卫早就守在了他们的府邸前,当他们出行时,早已将刘宏的意思转告。
刘宏已经决定了,趁这个机会彻底解决西域,他要快刀斩乱麻,用雷霆手段直接将还没有纳入帝国行政版图的西域各国拿下来,为迁徙的汉民争取生存空间。对于西域都护府送来的奏章里,那所谓的马贼,刘宏心里清楚得很,这些人都是西域各国的军队而已。
对于一个正处于国力不断上升的帝国来说,是绝对难以容忍任何挑衅的,对于帝国的官僚们来说,那些西域国家居然敢向帝国出手,就要做好被灭国的准备,尤其是西域丝路的贸易是帝国新开辟的财源,而且不少官僚的亲友或是家族都有资本投入在西域,他们当然不会允许西域出任何的差池。
在内阁省和枢密院的表率下,参与大朝会的帝国官僚们都是群情汹涌,一边倒地要求对那些敢对帝国子民动手的西域国家进行讨伐,然后数篇激昂慷慨的檄文便在庙堂上作出,就如同帝国过去的传统那样,里面征,伐,诛,灭等充满暴力和毁灭的词眼屡见不鲜。
是的,这才是帝国的传统,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南越,朝鲜,匈奴,车师,大宛,所有曾经冒犯过帝国的国家都被诛灭,无一例外,现在也同样。
对于刘宏隐隐露出地对西域各国进行屠城的意思,没有一个帝国官僚反对,从孝武皇帝时代以来,帝国军屠城灭国不在少数,如今更是如此。
庞大的军事机器开动了,凉州地区,曾经是奴隶营一员的羌裔汉民中年青而强壮的被征集了起来,这些已经被汉化的羌人将成为帝国吞并西域后的开垦兵团,同时对进行反抗的暴民进行镇压,和他们一起的还有在并州,幽州的匈奴裔和乌丸裔汉民,以及这些地区的汉民,刘宏没有耐心去对受到贵霜文化影响更深的西域人进行温和的同化政策,总之这场战争既然开始,就得有一方彻底消失。
历史上,从华夏先民开始,中国就不知道消灭了多少民族和国家,才有了现在的帝国,而帝国从孝武皇帝时代开始,也是靠着战争和杀戮为汉人争取到了最大的生存空间,现在他将延续着这条道路走下去。
在雒阳,各大报社开始为帝国对西域的远征造势,那些利益受损的帝国豪强们更是群情沸腾,孝武皇帝时代,自备军械马匹,随军远征的壮观景象再次出现了。
从秋末开始,各地陆续有得到帝国民团令的豪强带着家中的奴仆组建的军队接受帝国下派军官的带领,踏上了前往西域的官道。
从南方到北方,从中原到关西,无数的汉家子弟打着为死于西域的同袍复仇的旗帜,投入到这场远征战争中去,从帝国立国开始的那一天,儒家在世俗间推崇的就是大复仇的观念,正所谓十世之仇,犹可报也,孔子的这句话代表了汉人自古便有的血性,凡是与我结仇者,无论时间过去多长,也必报之。正是这种血性,才让汉人的先祖在华夏时代得以生存壮大。汉人从来不是羊,而是龙,触犯龙的威严,就必须付出血的代价。
一百八十四.若蛮夷轻汉,杀我汉人,当如何?
帝国西北重镇,河西四郡连接的新建的官道上,从帝国各地出发的军队在冬季前,都已经集结完毕,除了少数精锐部队提前西出玉门关,其余人要等到来年春天,才能进入西域,接管西域全境。
整个山西地区震动,无数的父老乡亲箪食壶浆慰劳路过的帝和以及那些转入汉籍的乌丸裔,匈奴裔,羌裔的开垦民团,从西域回来的商旅带回来的消息在各郡治所的报社的传播下,激起了所有人的愤怒。
即使一向主张怀柔的傅燮也是支持帝喊出的宁杀错,不放过的口号,在他看来,西域各国不像归附入汉的羌人,南匈奴和乌丸人那样,要么没有属于自己的文化传承,要么就是受帝国影响极深,而且西域各国远离帝国,一直以来只是名义上臣服于帝国,实际上却有自己的文化和传统,受到贵霜王朝和浮屠教的影响,在傅燮眼里西域各国是属于难以教化的。
帝国治理西域的根本是迁入的帝国子民,现在那些迁入的帝国子民正遭受着叛乱的暴徒袭击,帝国必须为这些子民做主,不然的话帝国将失去统治基础,帝国自孝武皇帝时代以来的光荣将成为笑柄。
雒阳的各大报社,在刘宏的授意下,开始了声势浩大的宣传攻势,刘宏要每一个帝国子民都知道,不管他们以前是匈奴人,乌丸人还是羌人,只要他们入了汉籍,宣誓效忠帝国,那么他们就是一个汉人。
在这个时代,汉人无疑在东方占据着经济,军事和文化等各方面的最高,像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和南方的少数民族都没有形成民族意识,只要帝国愿意平等地接纳他们,那么汉化并不是一件难事。而刘宏现在就做得不错。帝国的南北两端,已经吸纳了近百万的游牧民族和少数民族,这一次西域事件中,刘宏并没有让各大报社只注意迁入西域的汉人死伤数目,同时也强调了迁入的十多万人中那些新汉人的遭遇。他要借着这次事件,加强那些归附的新汉人对身份地认同感。
而事情也向着刘宏所期望的方向进展。在各大报社或真实或杜撰的文章里,归附帝国的入籍汉人们都是彻底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汉人,在凉州,并州,幽州,益州,扬州,交州和扬州等地,那些少数族裔的汉人们每天都会去听那些年轻儒生读报。
在帝国的军事机器开动以后。由刘宏打造地舆论宣传系统则将整个帝国的人心振奋了起来,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精神不是只属于帝。而是整个帝国的人民,只有每个人都具备这种信念,帝国才是真正地强大。
当战争只是由上位者决定,而让人民觉得不关自己的事,即使这个帝国再强大,也只是一时的强大,近代国家就是靠民族意识支撑起来的,所谓民族,不只是靠血缘。而是文化和传统的积淀,而现在,刘宏就是要在这个时代,在帝国唤起人们的民族意识,只有这种强烈地民族意识,才能让汉人的精神永存。
儒家在后世被阉割的大复仇观念,在帝国成了官方引导地全民意识,借着西域事件,刘宏真正带领帝国踏出了军国主义道路上最踏实的一步。从前世开始,他就不是什么普世价值者,他相信的只有铁和血,在这个时代,只有军国主义才能让帝国始终保持旺盛的侵略意识。
征服世界,将汉文化传遍全球,建立东方的秩序,就是他和帝国的使命,不管要用几代人去完成。他都会朝着这个目标前进。
“西域蛮夷。罔顾帝国之恩德。残杀我大汉子民。朕身为万民君父。必当兴兵灭其族。以慰死去地汉魂。”雒阳城外。帝国大竞技场内。身着衮服地刘宏站在主看台搭建地高台上。向着全场十万人。声音高昂。
十万人中。除了即将以天子之名出征地羽林第二军团以外。其他都是帝国大学地学生。学者。帝国地官僚和有资本投入在西域地帝国豪强以及商人。剩下地则是雒阳和司隶附近地自耕农和富裕阶层以及一些普通百姓。
大竞技场内。四处都悬挂着帝国鲜艳如血地军旗。而在场地人手中也大多数都是人手一面军旗。更有些年轻地帝国大学学生。身上披着和飘扬地帝旗一样大小地旗帜。每个人都是凝神屏息听着天子地讲话。这是他们从未见过地景象。过去地历代天子在大军出征前。从不会这样做。而他们地天子则不一样。这让在场地人感到前所未有地激昂。在他们看来。天子是真正将帝国地百姓看作子民。才会对西域之事如此震怒。
“告诉朕。你们是什么人?”刘宏看着脚下地列阵地黑色帝。高呼道。
“封狼居胥。勒石燕然。名曰羽林。为汉家兵卒!为天子鹰犬!”出征地羽林第二军团地一万多名士兵齐声咆哮了起来。
“若蛮夷轻汉。杀我汉人。当如何?”刘宏地神情冷竣。可是眼里却像是燃烧着火焰一般。为人君者既为万民君父。对身为天子地他来说。帝国地每一个百姓就都是他地子民。哪有看着自己地子民无辜被杀。君父却置若罔闻、袖手旁观地。他地统治基础是帝国六千万地汉人。而不是那些西域蛮夷。既然他们敢杀他地子民。那么就要付出代价。
“穷搜天下,万里追杀,覆其巢,戮其身,断其苗裔。”黑色的帝再次高吼了起来,一万多柄军刀齐声出鞘,指向了西北的天空。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看着等待自己回应的帝,刘宏振臂高呼,借着右手用力地挥下,然后地面上,一万多柄军刀从风中斩落,黑色的马靴高高踢起,在一阵齐整的踏步声里,羽林第二军团的士兵们出发了。
“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场内近十万的人群一同高呼了起来,虽然战争早已经开始,可是这丝毫不能阻挡他们此时的热情,在他们看来,今日天子主持的出征仪式。才是战争真正的开始。
在人群中的罗马学者,看着那山呼海啸般地场景,感到了一种战栗,比起罗马城内热衷于血腥角斗的罗马公民,这些塞里斯人虽然平时看上去温和内敛,但是一旦有人触犯到他们的威严,那么他们的怒火将摧毁一切。
羽林第二军团出发的时候,天气已经开始入冬,近十万的帝和开垦团以及由私人征募地民团陆续在河西四郡驻扎下来。开垦团和民团在这个冬天要接受帝的训练,虽然他们不是作战主力,但是他们也必须学会什么叫纪律。相对于一部分民团。开垦团里那些出身战俘营的匈奴裔,乌丸裔,羌裔的汉人很快就适应了下来。
在河西四郡开始练兵的时候,吕布和袁术带领的精锐部队则在风雪中西出玉门关,与之一起的还有一支近万匹驽马组成的物资车队,西域各国此时早已接到了帝国的宣战诏,他们利用熟悉地利地方式,组织骑兵队伍切断了西域各汉人新筑的城市之间的道路,以破坏战术为主。对于西域都护府地帝国主力军则避而不战,袁绍只能先将几座主要城市保护起来,其实还有不少汉人的庄园在严冬中等待着救援,事实上当帝国的宣战诏送到西域都护府以后,袁绍虽不能对这些分布的庄园进行救援,但还是将这个消息派斥候送了出去,以鼓舞坚守庄园的汉人士气。
也正是因为这道宣战诏,原本打算冒险从庄园撤离的汉人都是留在了庄园里,靠着自备的武器和不多的补给。坚守着这里的新家园,等待帝国派来地军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如云阁小说网www.xiaoshuo99.com)为综合型小说在线共享网站,全站所有小说均为书友分享,不需要注册就可以享受小说免费阅读和TXT电子书下载!
本小说网只收录TXT格式全本小说,以保证读者的阅读安全和阅读体验,100%无病毒书友们可以放心阅读或下载到手机,掌上电脑等移动设备上阅读。
本站抵制非法不良小说,请书友不要上传违规电子书,发现此类电子书将作删除处理,引发的后果由上传者承担。版权声明: 本小说所有小说均由书友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E-mail:admin@lawen2.com